一番大事なのは気持ちだ

我无良地偷了人家的两张图要来做最后吕破了

f0027215_1357249.jpg

2006年4月21日下午3点半

在所有人都基本还没反映过来的情况下,记者会就突然由李欣姐姐登场终于开始了,然后三位主角落座,翻译站一边,是上海方面提供的翻译,李欣姐姐先是把17FLY上大家提的问题拿出来问了,不是很高深的音乐术语问题,就是YUKI的私人问题
"MUCC的曲风走市场路线怎么看,为什么"(本来李欣就问的委婉,翻译又对专业术语不胜明了,最后一较和,变成了"まだ若いですけど、ライブの経験が十分あって..."云云云了,等到了达郎回答的时候,更是跑的远了,反正官方话
然后大家提问题"ここに着いて、上海ファンにたいして、どうおもいますか"ミヤ"とても力があって"達郎"パーワ"(这人真直接)"下张制作人有什么安排"(这个属于拐弯抹角问SAKURA,忽略不计),最后一个问题更是彻底被颠覆得不是问题了,就也忽略不计了吧.反正还算圆满.还有个不怕死的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问"YUKI已经来上海两次了那么受欢迎,MUCC有没有压力怎么想的"直接被我们达郎哥哥鄙视性地转移话题了,拍手!总之就满官方的,达哥哥和MI哥哥也很认真的样子

特别是MI哥哥开始回答问题的时候,总要停顿下来,让人叫叫,或者摆个POSE拍着照什么的,笑的很亲切,很好看的.YUKI貌似一开始有点紧张,MIYA水都没开的时候,就喝上了,那水的手还是抖的,那水放到桌上都在晃,越被人叫越紧张吧,果然是低调的好榜样

达郎给我感觉很聪明的,说话很有条理,开始总是MIYA回答了达郎再补充,后来好多问题,MIYA就直接推给达郎回答了,哥哥讲话很清晰,也满达意的,因为以前看他们节目时觉得达郎讲话还是满方言的,以为我会听不懂,结果到了记者会的时候,感觉还是听得满行云流水,很舒服的声音和腔调的说,幸福.

达郎刚开始的时候总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里的话筒上,先从左手甩到右手,接着就一直在那旋话筒的屁股,再小抛两下.哈可爱,哈羡慕那个话筒,没想到等饭丝提问的时候,竟然因为不够话筒,李欣就直接从身边最近的达郎哥哥下手,把那个那么幸福,那么可爱的话筒,直接拿过去,递给前面记者席的谁,辗转四次到了那个饭手上
刚刚就拿在达郎哥哥手上的话筒啊,我郁闷,怎么就那么随便给人了呢,真是,以后我也提问抢话筒算了,开始达郎没明白李欣意思,还很莫名的时候,MIYA已经把话筒塞过来了,但李欣还是硬生生的要了达郎的那个,难道是怕被哥哥拆了不成,真是(我把哥哥前面两个字都省略了的说)
后来达郎哥哥就开始玩那瓶到处可见的雀巢矿泉水,先是横着瓶子在桌上搓啊搓转啊转,然后拿起瓶子正对开始撕标签,从下面一点点剥的那种,估计他也觉得在记者会上剥标签总是不太好,后来就放弃了,颠颠倒倒瓶子就算了,哈哈

记得有次大家不知干啥疯狂叫YUKI的时候,达郎一下子很明显地拿着话筒头就低下去了,直接低到桌子下的那种,俺一下子哈心疼哈难过哦,使劲唤了两下,可惜中气不足,估计他们没接受到

事后俺偷偷溜到那偷瓶子的时候,观察了下,YU喝的最多,,达郎那瓶还和MI挨的很近的,害我还用了2秒钟分辨下,MI的那瓶基本没怎么动,哥哥那瓶我虎视耽耽了半天,动了半天脑筋,最后还是被一保安无情揪住,没有到手,拿到后台去了,跟着他前往后台瞄瞄的时候,基本什么防御也没有,但没敢望的太远,怕被人说,就又出来了

总之达郎哥哥的小动作给我留下无与伦比的好印象,因为帽子和光,脸上总有点阴影,害我找不到他眉毛的说.记者会的时候,还有大叔老搞笑地收到老板指示在那拉窗帘,遮ARK收起来的破家具,狂.达郎还特地把有饭团从北京香港美国来这事记着了,LIVE的时候感谢了一番,好人啊,说明他有很认真听大家讲话呢.

f0027215_13584772.jpg

2006年4月22日,傍晚7点45

又是在不清楚情况的情况下,他们上场了,MIYA转过去背吉他的时候,那件T恤的样子让我貌似看到某人,感觉哈温馨,YUKKE那个头剪的弧度很好看的,变好看了,不象椰子了,他们也没上什么装,SATOCHI更是把学校里穿的衣服都穿出来了

开始三曲都满耳熟的,最终列车的时候还合唱了一小下,气氛那个好啊,达郎貌似没有唱"僕らは"而是"僕たちは",反正这个小问题,他有好几次把一条腿搁音响上的时候,俺明显看到了中间的白线线,我狂 = =,细身剪裁的有时候都有点这样吧,他故意选细身的裤子来诱惑我们,下面还有踏脚的,但和裤子是分开的,貌似小腿部分,里面还有个什么,有朋友说是袜钩,有人说是防裤子划上去的钩子 = =,我怎么都觉得不太象,没这个必要啊,还是当它防止脚脚受伤用的好了,达郎哥哥的脚超级美,干干净净的,手也是,干干净净的,让人感觉哈美哈舒服

YUKKE那方也比较活跃,他还标志性地摇摆了两下,有看到他的脚脚抬起来,我很大声地有叫到一次MIYA被听到哦,感觉MIYA还是和他前面的一帮饭团靠地比较近吧,达郎左右跑了几次,但不多

正式的三曲ENCORE后,又加了一曲,这一曲又唱了个REPEAT,不够又来一曲,然后还是挡不住大家热情,再又唱了一曲,达郎哥哥自己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到后来越唱越好了,越唱越好听了!(相比较,刚刚上场的第一首真是吓人啊,调音师的错吧)自己也在那蹦蹦跳跳个不停,开心死了,哈可爱,越来越象小孩子了,真的蹦蹦跳跳的哦,我们都说他今晚要兴奋地夜游浦江去了,哈可爱哦,象小孩子一样的

最后甚至连退场了都被大家叫出来ENCORE了一曲呢,真是有福啊

达朗哥哥绕话筒线数次,又大叫上海数次,当中挨拶的时候,还很可爱地问大家"日本語できますか"大家一直欢呼后就很腼腆地说"じゃ、日本語で"大概达郎还是怕说太多太复杂大家接受不到吧,当中停顿了稍稍后,就又很元気地大喊"上海,最高",达郎转身的时候,有瞥到SATOCHI那张脸笑的哈欢......哈哈,笑达郎吧....

SATOCHI的脚是没福看到了,但身边朋友有福捡到,其实是抢到了YUKKE的PICK,给镜头来了个特写,俺也很有收获地摸到了哥哥的脚不错了,唱"こころ"的时候俺还做了爱心发射的动作给他,虽然他们的歌可能听CD不会觉得太劲暴,但LIVE的时候配合着YUKKE的BASS,还有达郎漂亮的手势脚势,还是很强的,很爽的.达郎的脚脚脚趾分明,也没有让人感觉大的很夸张,和手一样都白白的,很漂亮.

以上.
[PR]

by hanabuk | 2006-04-28 13:53 | ムック上海参戦

看人家的吕破,我都要惭愧地挖地洞去了

我MS做了很多无良的事情,我要勇敢地站起来承认

我就是蛊惑ARK提前发票,骚扰那个女人去拿号牌的人之一
(看到她偷偷把号牌放在牛仔裤袋袋里的时候,还放风声出去,让大家快排队.最后星期六晚上都听到老板开员工会骂他们了,本来星期六晚上也要偷偷发的计划就不了了之了)

然后我还是在AA的LIVE时候死撑不动,问人家要水的无耻摊上海人台的人之一
(其实我知道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把水给我们的,我一开始只是在下面随便唤了两声"水ほしい"后来真的听到别人喊"水お願い"了,我就混乱地开始大声高喊了,还想他们会不会真的从里面拿瓶一般的水给我们喝喝,那个光头是理都不理我们的,倒是有个STAFF的大叔很认真,很疑惑,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要水的,到后来我都成喊水的主犯了,当时一方面真的是那个位置太难过了,但也有好玩的成分,看到其他大人的吕破里严重批评这一行为了 = =)

最重要的还把人家日本的记者大叔都害了,告诉人家没大广告牌

*****
记者会的时候就注意到那两个日本的记者了,一个负责文字的,一个太摄象机的,特别是文字的那个记者哈有亲和力,拍照的时候叫MIYA SAN叫得非常地可爱,还镜头朝我们这移动了一下

记者会后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朝一个似乎认识的女孩子点点头,那女孩子打扮得很日本女生的,我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呢,结果不是的,不过真的是很可爱的人
接着文字记者叔叔就问我们,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大的MUCC的LIVE看板,带他们过去,然后我这个十三的,被人鄙视的,就很坚决地说"没有",其实刚刚好象有听到其他亲说有大的LIVE看板,不过没留意,身边其他几个女孩子也说没有,只有这有

他们走后,我特地到附近巡逻了下,好象是没有的样子啊,就算淮海路上有,那也不算是能走过去的附近了吧,不知道那两个记者后来打听到没,要鄙视死我们了

那天问完之后,笑起来超级有亲和力的文字叔叔,还朝我们鞠了一小躬,我很迟钝地做了反映后,后面的摄影大叔也礼貌性地朝我们点点头,这连着两下,我是一点也无能再反映了 = =

第二天小湖采访的时候,我们跟过去,那个文字记者也很亲切的示意身边的摄影拍拍我们两个镜头,后来还举着写着中文"你们为什么喜欢MUCC的牌子"来采访我们,哈哈,哈开心,没准以后就能在节目什么里露脸了,我第一反映出来的句子是"原因ないし、好きだけのため",本来那个原因已经哄出来了,后来想这样说也不知道日语里面有歧义吧,就跟着大伙说了几句"最高""すごいい"就完了"かこいい"我也没好意思说

而且记者叔叔看我很有情绪说的,特地把镜头转过来点点,朝我点点头,可惜,我这个无良的又什么话也不敢说了,后来我们要进场的时候也是的,他两路人马一个个镜头扫过来,我连脸都不敢凑上去,随便比画了两下就退缩了, = =

LIVE的时候,还是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的叔叔一直在旁边拍的很认真的,特别是那一块几个男生POGO的时候,还给了他们特写,我是被他们撞来撞去,最后也算半POGO了 = =,其实我是一直很小白的在两堆POGO的人之间闪,不过后来看大叔拍的很兴奋的,就和他们一起乱撞起来了,最后跟着一男的冲到镜头前要特写的时候,本能的,俺又只伸出了小手,记者叔叔还特地又把镜头转过来,以为我要表现个什么,还朝我做了个鼓励的眼神,可是我还是无良的闪了,我就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人 = =,批斗

********
突然想起,那天我们追车的时候,车里的STAFF也有举着DV在拍,小红点一直亮着的,给我这个半真饭更大追车的动力
AA上半场LIVE的时候,里面也有个胖胖的貌似MANAGER的在拍,可惜我们这动都不动,实在是对不起镜头,进场的时候,我还被后面的人推的硬是贴到这个胖胖的MANAGE身上,垫子似的,我当时想,我一定要坚持减肥,要不就变成这样就没希望了

LIVE的时候除了光头哥哥是穿AA的场T的,其他大多数的STAFF都穿MUCC的,说明大家都觉得MUCC的比较好看吧,他们袖口上还有"梦狂"(接近MUCC发音)的字样,我们没有,而且我入手的那件S号的场T上,领口的商标是被剪掉了,里面的标签是MADE IN CHINA,我对哪里生产没什么意见啦,但对那个领口的商标被剪掉很有意见啦,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和大家交流过

那个戴渔夫帽的STAFF超级可爱,AA的时候一直在音响后面,LIVE的时候看过去,那个位置象闹鬼一样的,很可爱的人,还有光头哥哥的"就决定是你了"的POSE也很可爱,STAFF叔叔的"圆满"的手势会让人很感动,MUCC前,光头哥哥还很仔细地把地上摸了遍,把电线用布胶固定好

最有意思的是看到他们检查问题时候用的小手电筒,难道是口含式的么,我看到从这个嘴里含到那个嘴里,老怨念的,虽然这是为了要腾出双手来检查乐器的说.那个被朋友说象在打劲乐队游戏的IPOD眼镜哥哥,LIVE的时候还让人抬了个电风扇和纸板出来放在下面吹,哈可爱,一直自己在那摇摇摇,很有感觉的

哦,还有那天,我到卫生间换场T的时候,两个台湾阿姨奶奶级的游客看到我哈兴奋,一直在说"小姐,身材很好哦""小姐,很丰满哦,要保持哦,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小姐胸部很好看哦"等我要出去了,还拉着我说说个没完,搞的我老抽的
我还想这话这语气怎么听上去那么熟悉的啦,猛然想起有次在高中旁边的KFC的时候,有个台湾穿绿衣服,很金光闪闪的老太太也是用这种台湾国语的语气腔调表扬我的,残念啊

我都想,我是不是要把我带的那件肚兜拿出来穿了,因为有姐姐鼓励我说达朗喜欢F罩的特地鼓励我穿小吊,可惜我小吊都放在学校,家里没有,只翻到件肚兜,穿在外面太招摇了,LIVE的时候又买了场T没必要了,到最后肚兜白带,不了了知了,开始还想要送给他们么,还好没送,要不有多了件蠢事了,自卑中

*****
我好象八卦得已经差不多了,其他大人那听来的事情也不八卦了,都是日本旅游团的搞笑事
听说,有个日本游客把YUKI当成了是JUDY AND MARY的YUKI,等搞清楚是彩虹的YUKI后,还在那学YUKI打鼓的样子舞了一段,满有意思的

以后我要开始努力地强迫自己回忆正经事了

达郎哥哥的小动作实在太多,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没话讲,象小孩子一样的,到时候怕我说着说着又是满桌子的水,别人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反正总之只要大家知道达郎哥哥无比可爱,是个超级可爱的人就够了,真的实在是太可爱太坦率了
LIVE前我们还直接问他等会是不是不穿鞋子的时候,他还笑笑跟我们说"それかもしれませんね"哈可爱,我现在对这句日语也暴有好感了

****
妈的,JD的FLASHI学校里面怎么也下不来,看来我是要彻底忘了这个事的好,老天都不让我用这个FLASH来吓人了,大家都开始复习了,但我怎么觉得都没什么好复习的呢,学达郎的样子说一句"それかしら"哈哈
[PR]

by hanabuk | 2006-04-26 13:58 | ムック上海参戦

奔放VS发疯 礼貌VS热情

突然发现这次的LIVE体验,这两个课题一直让我很困惑的

LIVE的时候,清音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叫的,我知道,曲前空叫也不太好,所以还是挤在大家都叫的时候叫了 = =, 真没效果,看来要"露声"的话,还是要顶着没礼貌的风险的

日本人也不喜欢和陌生人亲密接触,所以私下还是不要投怀送抱的好,但是这样的话,就是有时见了他们也不知道做什么,而且我超级不喜欢要签名,觉得很傻傻的,拍照万一拍得不好也是一生的怨念,偏偏自己还不是看看就满足的女人,所以每次都不知道干什么,在那傻嚷嚷两下,挥挥爪子就完了,和他们太近我还会紧张 = =

这次的记者会问问题的空隙死安静,我不知道能不能叫,怕他们会觉得我们不礼貌,而且他们一走出老远,我也不叫了,MS日本人不喜欢这样太HC的女生

吃饭追车的时候有SAMA提醒,说不能敲窗很不礼貌的,我也就象征性地把爪子放在那舞了两下,就收回来了,到了宾馆,看到他们,还是不能做什么.....

我向朋友一直在抱怨自己没有再奔放一点,可朋友说"你这样可以了,再下去就是发疯了,过了"……真的么,但我总觉得我自己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做到啊

到地什么是奔放,什么是发疯;什么是礼貌,什么是热情呢
以后要向有经验的SAMA请教指条明路去,象日饭大家就都很又有秩序又很懂礼貌又很能让他们接受到你们的心意呢,果然,国情不同吧,对我来说.....好难
[PR]

by hanabuk | 2006-04-25 13:37 | ムック上海参戦

悔しい.......

通过这次LIVE,我要总结,恨死自己了,还把气撒在别人头上

1,凡事都一定要以LIVE为重,头可断,血可流

我讨厌我自己缺乏死下一柱的勇气,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恨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我现在要彻底看清,永远LIVE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都可以不做

2,要有多少力气,叫多少力气,不怕别人看,就怕他们听不见

记者会的时候,俺一直没敢在最醒目的时候叫,当摄影镜头过来的时候,我马上萎缩下去了,冲到前面的勇气也没有,以后一定要在LIVE中歇的时候扯开嗓子叫,再也不睬其他人目光了

3,LIVE再也不放手栏杆了,就算缺氧到死也要坚持

4,有多少镜头就要抢多少镜头,就要冲在最前面让他们看到,就要冲在最前面,就要挤到他们身边,不怕发疯,就怕不够奔放

5,就是要跟着其他大部队跑,人家跟宾馆,我也要跟宾馆,去饭店我也要去饭店,不心疼钱包了,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他们真的是少看一眼就少一眼了

6,看到不认识的SAMA就要电话,自我介绍,不怕太八卦,就怕能联系到的人太少,什么消息也没有,这次的送机是彻底了解到这点了

7,凡事都要赶早不赶晚,死守总有收获的,过了这个村总是没这个店的!!

***
再有LIVE,我一定要热血摆中间,道义钱财放两旁,
不能再让自己后悔了,不能再让自己白白浪费机会了

我不要读书,我不要回到现实生活中!!!
[PR]

by hanabuk | 2006-04-25 13:13 | ムック上海参戦

先写点有八卦的....- -;

非上海饭亲密接触番
***************
1.先是记者会站在我旁边的几个日饭,不太象刚从日本过来的,象正好旅游或留学生的样子,她看我踩在包包上,很辛苦,就招呼了个好位置给我
一开始我听他们嘀嘀咕咕地说话的时候,还以为是香港人,然后直到她很神奇地让位置给我说"見る、見る"的时候,我还在迷茫,DIRU+MUCC=MIRU??我还很神奇地说"MUCC,MUCC",抽,然后旁边其他一女人才说"她问你看得见么",我才如梦初醒,是日语啊,然后很傻地点头"見えます、見えます",狂

2,然后记者会结束的时候去买会服,我看到一女人刚买好一件出来,就很八卦地问人家要来看,然后这个人二话不说地就拿出来给我了,我想,怎么那么大方啊,通常我都不太愿意给别人看的,然后她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和我叨咕了老半天,说很值得买的,我点点头,说"どうかんです",她也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也不知道她是哪的,没好意思说"上面有国旗很傻的"

3,在追MUCC人工湖回来的时候,碰到个和YUKKE一样椰子头的女生,我一开始还以为真是YUKKE呢,YUKKE,YUKEE的叫了两声,还说"重点怎么没了,达朗怎么没了",她就站在那笑,后来才知道人家是日本饭,五万YAN剪的头,狂

4,美国的华裔YUKI饭,跑来和我们商量了下场号和位置的事,几个女孩子都满可爱的,就是好象英文,中文,日文沟通都有问题的样子,最后讲的还是中文,怪啊,不知道什么味的中文

5,那几天通宵在一起的,后来还和他们POGO的两个男生MS是外地到上海读书的,还有让我在胸口打亮粉阴影的小君姐,一起追车从无锡来的NATSU姐姐,大家都满可爱的啊,哈哈,我难得会和男饭搞在一起的,稀奇哦....

会日文的中国STAFF番
************
李欣姐姐不会日文没办法,虽然问题很好,但到了两个十三翻译嘴里完全走了样,套路问题,妈的,真的完全走样了,郁闷死我了,特别是翻出了句"また若いですけど"的时候,我看MIYA,达朗看她的眼神都很怪异的,最后还问下面的人"空翼"日文怎么讲,我狠不得抽她两把子,郁闷死我了,不过记者会我倒是都听懂了,可周围的人没有要我做翻译的,问题间隙的情况下,全场安静,我也没敢哄,只能找其他机会哄达郎的名字,下面的人都看着我了,我还得意,是不是哄的满响了,结果结束后,到前面一问,好象MS没人听到的说,郁闷

最后和YUKI饭PK叫MUCC的时候,我都扯破嗓子,也叫不过他们,身边有位亲很好的,和我一起叫,但一直没找到是谁,那时候哈感动

再鄙视这两个翻译一下,不过在ARK门口堵人的时候,我倒是很敏锐地看到这两个女人悄悄出来了,马上一尖叫,旁边的饭都一吓,等大家都做好准备在通道上卡好位置后不久,MUCC就出来了,因为这个就算帮她们记一功了

最后他们上车的时候,还很搞笑的,因为ARK老板一直在招呼,旁边的STAFF快点上车,还是用上海话说的,我正好MS和那几个人站在一起,他有点急猴猴地,把我都指挥进去了"快点上,你怎么还不上啊,大家都上了呀,快点啊"

然后,我就瞅着达朗哥哥身边的一空座,老兴奋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啊??~~~我也要上的啊,我也可以上的啊""我要上去了哦,我就做达朗旁边哦"(其实我是逗逗老板的,不可能真上的)连里面的STAFF和司机都笑了,老板只能很抽筋地,脸色满僵地,哄了声"没其他人了哦"马上关门上车了,哈哈,我真上去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还有次我大摇大摆地走上MUCC在的三楼,我还想怎么那么顺利的时候,就又被一西装男人人拦下了"你干什么""我上厕所",然后我很自觉地就下来了,身边的两个女人后来还怪我为什么不把握机会先冲了再说,她们给我做掩护,但....狂...偶是真的要上厕所嘛

还有这次,ARK的保安大叔突然素质好了很多,都会讲"さいこう"了,还为我们大行方便,和我们一起玩,满照顾我们的,所以大家领号进场的时候特特别别有秩序,一点也没乱,连我都吓了一跳,ARK的保安怎么一下子那么有素质了拉,以前的流氓大叔都被撤了么,好感动哦,保安大叔说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也很感动的.

而且保安大叔讲的都是地道上海话,开起玩笑来,哈有意思,通宵都不无聊了,开心.

**
好,今天H的REPORT暂时到这,还有两个可爱的日本音乐记者大叔没写
完整的REPORT想不出怎么写了,先说点这些,其实这次我没尽到全力的地方还有很多,遗憾..
[PR]

by hanabuk | 2006-04-24 18:30 | ムック上海参戦

ライブが終わった、、、、、

LIVE结束了,我活着回来了,今天没能送到达郎的机,我连最后和达郎哥哥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抓到,身上的疼痛耳鸣在渐渐消失,越消失,就越觉得难过,他们走了,那么长的五一玩得再开心,也肯定比不上前两天的日子了.

考虑要写口水REPORT么,真的全口水,我怕我自己讲不清楚....

达郎哥哥亲密接触番
***************
1.看到达郎哥哥的第一反映(记者会后台出口处)
"饿----哟-----,这个男的哈瘦哦,日本男人就是瘦呀",完全没认出来是他,自抽
那时托身边日饭的福,挤到个视野超级好的位置,前面一望无际的清晰,然后某人开始习惯性地四处张望,死盯二楼,然后突然有动静了,几个大叔和STAFF中间还夹着戴帽子戴眼镜的谁谁谁.然后我第一反映就是大叔后面的第一个男的很有腔调的,但伪装的太好没能看出是谁,等后面第二个男人出来,我才看出是MIYA,还不敢坚定地大叫的时候,就看到全场乱哄YUKI的名字,我还想哪个是YUKI呢,怎么看不出来啊,但知道就是他们了.
最后等他们上台,我才发现,我说的那个很瘦的男人就是达郎哥哥= =

2.看到达郎哥哥的第二反映(记者会结束出来时)
"啊---哟----,他们怎么就这么出来了啊"他们大摇大摆地从ARK里走出来,我是一点没准备好,前后两堆人堵着MIYA和YUKI,就达郎这空空的,一个人走走走,但没保安我就什么都不敢干了,日本人又不能冲上去抱和握手
结果只能挥着小手,叫"たつろ",我"さん"还没蹦出来,达郎哥哥就转过头,几缕头发掉出来的,侧侧身,朝我小鞠一躬,我一震撼,结果又什么事也没干
后来就一直反映很迟钝地打着粉红色小伞,跟着他们走走走,送他们上车,在车门口拉着横幅乱喊,我都忘了我喊什么了,好象到MIYA那边的样子还去敲了敲窗,我也不知道我敲没,整个不正常了,因为到达朗哥哥坐的那边是靠马路,比较危险,就没去
车开动前大概3,4分钟的时间,就一直在那怵着
等车一开,我才象被雷打到一样,飞快在后面追,追的我哈爽,本来想跑两条马路,展示下上海饭的热情的,下雨路滑,旁边的姐姐没跑,我也就停下来了

3.看到达郎哥哥的第三反映(周六人工湖采访)
虽然知道了他们喜欢大摇大摆从ARK走出来的习惯,但周六看到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又被惊呆了一下,等他们走出好远,才撒开四脚去追
一直追到人工湖,他们坐在那采访,我们一行人也不知道干什么好,还是日本饭有经验,打着大旗,在旁边坐着,于是就见MUCC一堆人坐成一圈采访,看看河里的小鱼,我们一群人坐在旁边看他们
但我一直是背对着达郎哥哥的,狠不得能变成小鱼游到小湖里去,等他们拍大合照的时候,才转过来,正面对我一方,我又很傻的只会在那里挥小手叫达郎,晕 = =
然后回去的时候,一直跟着他们走走走,走到后来,我发现"矣?达郎怎么没有了呢",然后很无知地180度大转身,把SATOCHI堵在里侧了,(我和墙的中间,他也没什么位置好走了),然后我还在睁到我眼睛寻找达郎哥哥,完全把SATOCHI给晾了,这是什么狗屎机会啊,那个位置到是满好的,我当时还看看,什么反映都没有呢,怕一下子名字叫的太响,把他吓了
然后终于见达郎哥哥从后面走过来了,就他和一STAFF两个人一刚,我又被SHOCK了,不知道唤了什么,我也忘了

4.LIVE的达郎哥哥
继见面会某人的多动症本性后,LIVE被我们越闹越兴奋,也越活越小了,某H因为领号领到22号,挤在了第二排,AA LIVE的时候,完全动也没想动,可惜到MUCC的时候还是被挤地缺氧,没力气,不过还算小有成就地摸到达郎哥哥的腿了,钢筋水泥柱似的硬啊,我还转了方向,确定不是骨头,是肉,"好硬啊,这裤子怎么那么厚的啦,他不热的啊"
某人因为一时兴奋过头,两手上举,没有拉住前面的栏杆,后来就一直呈东倒西歪之势被人挤来挤去,看其他亲的照片的时候,连自己手是哪只都辨认不得了,郁闷

5.晚22点的ARK
等LIVE出来,我整个一双腿打悬地,被人塞了个酒心巧克力去买水,彻底整个人东倒西歪,从上面湿到下面地在ARK乱转,一猛地撞上一男的,还穿西装,神志不清地抬头一看,就是刚刚AA LIVE的时候帮他们在旁边弄IPOD电脑做合成的那个,(因为长的象樱井十三,不象日本人,所以LIVE的时候多看了几眼一直记得)
然后往前一张望,MUCC的车还停着,我想他们早了呢,又回去帮朋友汇报了下情况,正好看到SATOCHI从里面走出来,因为完全想的是水水水水水,只要不是达郎我都忽略不计了,等喝水喝饱了,有体力了,准备再去追车的时候,朋友很疑惑地看着我"他们刚刚不是走了么,你不是看到了么""什么,神啊,我只看到SATOCHI啊,其他几个没看到,"我还以为他出来拿东西的呢,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呢,真是.....怪不得我刚刚撞到那男的时候还看到几个小姑娘,嚷嚷着要去追车呢,真是,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

****
其他的以后慢慢再写

达郎哥哥真是可爱到让我彻底没有抵抗力了 *^^* 好幸福 *^^*~~
[PR]

by hanabuk | 2006-04-24 16:42 | ムック上海参戦

PIERROT解散のお知らせ

突然のお知らせになってしまいますが、PIERROTは解散します。
ソロ活動を最優先にしたいというメンバーと、あくまでPIERROTの活動を重視したいというメンバー間での意思統一が出来なかったというのが理由です。
こんな形で終わるのは本当に悔しいし、今までPIERROTを愛してくれた人たちの気持ちを考えたうえで、何度も必死に話し合いをしました。最後の最後まで諦めずに説得もしました。ときに熱くもなったし、ときに涙しながらも、なんとかPIERROTを続けるためにやれることは全てやり尽くしました。
それでもアイジと潤のPIERROTに対する熱意を取り戻してもらうことは出来ませんでした。
全てリーダーとしての自分の力の無さが原因だと思っています。
KOHTAとTAKEOは本当に身も精神もボロボロになるまでPIERROTを守ろうと一緒に頑張ってくれました。だけどもうこれ以上彼らにも辛い思いはさせられないと判断しました。
俺自身、PIERROTを優先させるために自分のソロ活動を辞めることも考えていたのですが、どうしても二人を説得することが出来ませんでした。
ファンの皆さんには散々心配をかけたうえに、結局こんな結果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ことに対しては謝罪の言葉も見つかりません。
「メンバーチェンジをしてでも」というやり方はどうしても出来ませんでした。
この5人だからこそのPIERROTなんだというのが俺とKOHTAとTAKEOの共通した考えです。
解散ライブすら出来ないのは本当に申し訳なく思うのと同時に、とても悔しいし残念ですが、現状それも不可能なほどに彼らの気持ちがPIERROTから離れてしまったというのが現実です。
正直、今はこれからどうしていけば良いのか解らないほどに不安な気持ちです。
だけど、やっぱり俺は止まるわけにはいきません。
これからはKOHTAとTAKEOと助け合い、それでも前に進むしかないと思っています。一刻も早く新しい形で共に音楽を作っていくつもりです。
アイジと潤にしても、PIERROTを辞めてまでソロをやっていくという決断をしたのには相当の覚悟があってのことだと思います。どうか二人のことも応援してやってください。
こんな言葉で済むとは到底思えませんが、それでも言わせてください。
今までPIERROTを愛してくれ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PIERROTキリト
-------------------------------------------------------------------------------
このような形で解散という結果になってしまった事を大変申し訳ないと思っています。自分自身受け入れがたい事実な事に変わりはないのですが、今自分に出来る事はここで立ち止まらず前を向いて歩いて行く事だと思います。いろんな所で言ってきましたが、PIERROTは俺の人生そのものでしたし、ファンのみんなもかけがえのない存在です。この想いは一生かわりません。PIERROTがなくなったら音楽をやめてしまう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った事もありましたが、今は俺達を愛して支えてきてくれたすべての人達の為にも音楽は絶対やめないし、PIERROTを命がけで守ろうとしたキリトやTAKEOと助け合いながら頑張っていこうと思います。   
アイジと潤も袂を分かつ事にはなりましたが、彼らなりに必死に考え決めた事なのでしょうから納得のいくよう頑張ってほしいと思いますし、みんなも応援してあげてください。    
本当に今までPIERROTを愛してともに歩んで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俺もこの先ずっとみんなを愛してます。

PIERROT KOHTA
--------------------------------------------------------------------------------
PIERROTを慕ってきてくれた皆に解散という結果を報告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くなった事に対しては、辛いし、悲しいし、悔しいし、切ないし、色んな感情が交錯してしまいます。 このバンドで出会えた皆と、色んな景色を見れた事、色んな感覚を感じれる時間を作れてきたことは、オレにとって大きな力だったし、そんな力を与えてくれる皆を誇りに思っています。 今まで、PIERROTとして歩んできた時間の中で、自分自身何かに躓いて、見失いそうになったりした事もあったけど、集まってくれる皆の真っ直ぐな想いが次に進む力になっていたし、そんな皆の想いを受け止める事の出来るこのバンドを続け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した。それは、この5人で作り上げるモノでそれに応えていく事であって、それが最後までオレの変わらぬ想いでした。そんな想いだけではどうしても変えられない現実と、それを受け入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事に対して、自分自身に決断を下したのはもう他に選べなかったから。 この5人でのPIERROT以外には選べなかったから。 それぞれが考えて出した結論です。続けたいと思う事も、それが出来ないと思う事も、誰に何を言われたから決めたのではなく、最後はそれぞれが自分で決めたことです。その結果がこういう形になってしまった事に対して、色んな想いが入り交じってしまい、うまく言葉が見つかりません。ただ、PIERROTを想い集まってくれた皆と見て来た景色や時間は、オレにとってもとても大切なモノです。
PIERROTを愛してくれた全ての人へ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PIERROT TAKEO

******
虽然我不喜欢他们,但我不喜欢解散的感觉,把一大帮FANS抛弃的感觉,骗人!!
[PR]

by hanabuk | 2006-04-20 15:25 | ほかのア-ティスト

领 号 通 知

这回总算是提前通知要领号了,其实还是没什么区别,领号也是要排队的,
到时候又是妈的一团乱,靠,看来明天真的不要回去了,晕

***************************
领 号 通 知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区新天地派出所的规定, 为了保证歌迷的人身安全,维护新天地正常秩序,领取AA(幻形乐队)& MUCC2006 shanghai LIVE专场演出入场序号券规则如下:

领取时间:
4月22日演出:22日早上8点开始领取
4月23日演出:23日早上8点开始领取

领取方式:
本人凭门票领取入场序号券一张

注意事项:
入场序号券发放之前请不要提前在新天地通宵排队, 领取后请迅速离开,演出秩序,以确保演出的顺利进行,请大家积极配合。

上海亚科音乐餐饮有限公司 2006年4月10日

**********************************************
我还是对ARK一向没什么信心的说,差一分钟,没准50号就过去了,郁闷到底
现在上电脑课,下星期考试了,FLASH我做都没做过,这次周末回去还要做PPT看LIVE,
他妈的,我堕落,我最高,豁出去了,大不了不睡觉了!!
[PR]

by hanabuk | 2006-04-20 15:04 | ムック上海参戦

ただBASSがあれば、俺でいられる

突然发现,TO竟然成了很接近我理想中男人的类型!!
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我理想中普通男人的类型,就是这种很普通日本男人的感觉,大概是其他几个,特别是DIE哥哥以外的三只,越来越艺术家气质, 越来越往摇滚巨星方面发展,这时候以前最怎么怎么受人注目的小TO同志,反倒洗尽铅华,反朴归真了,把他以前的很多照片翻出来看,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确真的是这种脸型,一不小心就会暴露出来
感叹原来TO才是五只中最接近日本普通男人气质的男人啊,~感叹,DIE哥哥是太接近普通好男人了,超好男人的感觉,其实说白了,五只都是日本男人的说,都是吃资本主义皇粮长大的比我们滋润得多的多的人,都是我喜欢的日本好男人的说.

TO现在是我向往的普通日本男人的STYLE,我要加油!!!

としやさんもいい男ねぇぇぇ、成長につれてかも知れない、でも感じてもらえます
f0027215_5253540.jpg

[PR]

by hanabuk | 2006-04-15 05:38 | Dir en grey

道化様のような私、吐き気がします

突然发现,平时虽然看我们外教老是很有精神的样子,上课比中学时代的女班主任还要正经,每次上课必要点名举手什么的,被我们狂鄙视,可上星期一上课的时候,偶然瞄掉他摘掉眼镜,在那里很认真,很快速地在那里看我们的Résumé的时候,觉得他很显老的,大概也是有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吧,有时候眼镜摘掉,就一下子反而觉得亲切了,象看到自己父母一样的,脸上的沧桑有种让人很心疼的东西,虽然我嘴里从开始上他课那课起,就一直在说他坏话,但其实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很心疼,有种激发我女性荷尔蒙的东西在里面.

托ヘンブンちゃん的福, 星期一的英语课发表终于忐忐忑忑地混掉了,我根本就是早是才准备好稿子,杀了我也不可能下午上去讲嘛,但万一没人讲有很奇怪,所以就拜托从上星期就已经开始准备讲稿的ヘンブンちゃん先上去讲,结果这个女人自己又拉了个垫背的,结果就看到我们两个象傻瓜一样的,都没讲,只能等下星期一打个开门红了,我晕

那个啥啥啥的体育课真是恶心,没想到1600米跑掉了,还那么多事,明明我就练习地挺认真,挺好的,还要被她拎出来,脑子坏掉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妈的.上海星期三天不好,下午没课的时候,就一个人窝在寝室里把澡洗了,其实,我基本上没星期三下午都在寝室洗澡,一天洗两次 = =, 我是爱清洁的小孩。计算机课开学以来理论逃了三次,上机逃了一次,名字被记下一次,上星期PS讲完了,要开始讲新东西了,而且又要期中考试了,所以很抓紧时间地在下午把日语作业做好,准备捧着英语讲稿去上课,等我兴致浓浓地,背上小书包,拿起伞要去上课的时候,妈的,下雨了一刚,妖风怪吹,这个天还要我走那么远去上课啊,老吓人的.

要是放到以前的我,老早不去上了,那么好的天时地利,可上几次实在逃的太猛了,现在完全不知道上课在讲什么了,不去不行啊,可是这天实在太恐怖了,左望望右看看,旁边的寝室怎么都没什么动静呢,大家大概都不去上了吧.
于是忽,俺也只能缴械投降,在寝室里乖乖地背起,下周一的稿子了,CULTURE EXPORT,已经准备好了,可惜HANDOUT做的不太好,想重做一遍,又怕麻烦,只能将就一下了,出乎意料,到底是自己写的关系吧,除了几个单词外,基本上背的还满顺的,还是拿着修改地乱七八糟的初稿就能背成这样,也不容易了啊
心里一直在为自己的逃课不爽中,现在都到了其中考试布置范围的关键时刻了,再去问同学的话,又时候别人也说不清楚,不过除了象我这样的人,我看也有的人逃的毫不在乎的,鄙视,狠,自己还开始拿人家当反面教材鼓舞”勇气”呢,妈的,人家原来高中时候都学过的,不爽,感觉自己象小丑一样

又时候想想,是觉得自己很悲哀的
我恐怕大概有可能是班级里最不受欢迎,最没有人气的人了吧,看看你是听活跃的,话也满多的,天知道,我妈的也只能拉到几个人说说话而已,而且人家还是一副好理不理的样子,完全是自己倒贴上去要帮人家说话,真是恶心,说来说去么,也就这些话题,感觉自己讲的东西,人家其实都是没什么兴趣的,碍于面子敷衍着我
有个我们班我一开始很喜欢的女人,她现在基本看都不想看我,不和我讲话了,每次都要我很主动的招呼她,却还是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连我看中的女人都这个样子了,何况其他的人呢
一种是我很看不上的女人,我很鄙视的那种,根本不想和他们说话,觉得她们讲的东西都很傻的,象三百年没见过世面一样的,完全受不了,说实话我也的确除了公务根本不和他们讲话的,他们看到我,也觉得象看到了什么,都不太敢和我说话,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我的,可能觉得我懂的很多,太神奇了,蔽而远之;也有可能一看我就是那种不要读书的人,只知道逃课,平时在学校里么,也很另类的,从来不骑车,都是一个人走来走去的,食堂厕所都不太去,笔记也不记,作业也不做,就在书上写写,所以他们很不屑我吧
天知道,我真的不喜欢记笔记,你记的再认真又怎么样呢,一条一条的,哈讨厌,我连英文笔记都不记了,而且我是那种很讨厌准备第二本本子的人,到时候复习要看两本书,麻烦,而且恐怕到时我早就连自己的字都不认识了,重要的东西记在书上,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就算以前有笔记本的话,也纯是应付老师的,天知道,我只喜欢直接看书上的笔记,要方便多了
我不骑自行车,寝室一个人住,当然老是一个人走来走去,难道很怪么,走的还快些呢,长久以来,我倒也满享受这样的,突然搭个人说话,我会觉得走的慢了好多哦,老浪费时间的.

我哈讨厌我们的几个日语老太太,以前发音课的老太太也就算了,反正现在看不到了,最讨厌的还有个老太太,还妈的老公是日本人呢,妈的,勾引她老公去闹,丫女人, 平时业务上课也不认真, 每次一班的要求和我们都不一样, 考试什么的都比我们简单, 妈的,所有人看一班都很好的样子,我们班象小老婆生的一样的,什么好事都论不到我们,这个女人还仗着自己老公在领事馆工作有恃无恐的,老是在他们班学生的面前炫啊炫.
今天他们班一女的,还天真到问我,知不知道有个新闻文化处怎么办卡,他们老师说有了卡就可以免费看LIVE什么的,我靠,怎么可能,你以为你谁啊,上海的日饭,哪个没有文化处的会员卡的啊,要是免费的话,ARK还赚谁的钱去啊,就算你是领事馆的亲戚也好,顶多也就是ARK老板开个后门给你个什么便宜,你还指望ARK把你当神拜了供了不成,真是的
这烂老师就是这样的,上学期也拿出一大堆日文杂志,说送给同学,我还一兴奋,去打听什么了,妈的,都是NAVI什么的,有日本人的地方都能免费拿的啊,这个还拿出来炫宝,真是的
看样子,我是应该什么时候到居酒屋去アルバイト算了,和日本男人亲昵亲昵也好,不正常了其实我是好孩子的说

从以上我这么慷慨激昂地说我们隔壁班老师的坏话,可见我真是个利欲熏心,看不的一点别人比自己好的女人,巴不得只有自己才最厉害,最受欢迎,老是瞧不起别人,其实根本就是嫉妒别人有你没有的吧,我承认,嫁给日本人还是很让我刮目相看的,虽然那是个我看起来一点也不象日本人的人,中文讲的比我还好

我喜欢的是正宗的喝着资本主义皇粮长大的日本男人,正宗的很日本的日本男人,很是日本男人的日本男人,就是要很日本的日本男人.

Diru的五只就是标准我喜欢的类型
つまり右翼的な男のことです = =
原来简单归纳起来,就是我喜欢右翼的日本男人= =
而且是极端右翼,日米万年友好型的 = =

想起来,刚刚吃晚饭的时候,又说到慰安妇的话题了,又有位老人出来指正当年的罪行了,想想真的是件满恐怖的事情

所以我喜欢很日本男人的日本男人,虽然同是东亚人,但毕竟日本人的精神境界还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的熏陶那么简单,村上春树就没怎么说资本主义好话,但村上春树也是我喜欢的日本男人类型,很标准,很典型,很中上流的日本男人,也是他的书让我觉得很能走进日本男人的精神世界的,比小渡同志讲男人透彻多了,更象日本男人,渡边说的,有的象站在男女生物学的角度来讲了,反而共性太大,抹杀了日本男人的特性了.

以上です

PS,
感觉自己说话横来直去的,难怪最近有很多人都说看不懂我写的字,理解不了我的短信了,接下来4月份还有两个星期,とても忙しいなんになっています
[PR]

by hanabuk | 2006-04-15 05:20 | 日常生活に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