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in LA

在学校里万般艰难的我只能万般无奈地用绘图工具把图一张张CUT下来了
最主要是某人的小辫实在让俺太激动得万下下了~~

DIE哥哥问TO借了小绳来绑自己的公主头了,大激动!!!~~~!!
f0027215_13154734.jpg

老大飘逸的头发和美背,他这个角度的图片还不是很多的说,老大的又一大完美角度,其实无论他怎么样,都是我心目中永远的大神的说!腿还好,但身材看上去又瘦了,其实五只都很瘦的说~~国内宽松T恤穿的比较多的关系吧~~~大激动!!大心心!!~~~
f0027215_13171676.jpg

某人活跃一如既往,只是当心别磕着绊着才好,大当心~~!誕生日おめおめ!!
f0027215_1320361.jpg

下面是无关主题的两人~~~~~~飘走~~~~f0027215_13221212.jpg
我想说,官网的GALLERY每次图片配颜色都配的很好的嘛,每次五个人都不一样颜色的灯光图,真是有心啊~~~我在讲废话~~~继续飘走~~~
f0027215_13225385.jpg

[PR]

by hanabuk | 2006-03-30 13:23 | Dir en grey

官网 update!!!

打开官网,激动下!!又到超豪华的FINAL LIVE了!!
今年也算成果大大吧,不过FINAL LIVE前,DVD已经出好了一刚
又是新的开始了,虽然是连接两天同一地点的LIVE,但也一定会有作为结束与开始的与众不同的东西吧,毕竟他们在国内也休整了大半年的说,不仅作为我们,作为他们也更需要结束和开始的雰囲気でしょう、明日、元気になぁし
f0027215_12291159.jpg

[PR]

by hanabuk | 2006-03-30 12:33 | Dir en grey

久しぶりの男物はどうう~~~

看我们老大,胡子就该长在下巴下面的~~~
f0027215_21352851.jpg

某人是最早颓废的人~~~~
f0027215_2137328.jpg

小京的须根未净~~这不是疑似,仔细看,不是照片发青,是真的~~故意留下须根的,肯定不是光光的~~~我泪啊~~~~~泪啊~~狂~~~
f0027215_21375735.jpg

这个不是恶作剧,这个是事实~~~~要留,咱们就要好好弄个一字胡~~~可见小心是蓄谋已久,故意的~~不是自然生长不形成的~~~默~~~
f0027215_21425569.jpg

最后是我们最重视个人清洁卫生的DIE哥哥~~~哥哥你好滑啊~~蹭蹭~~~我下决心以后要偷掉DIE哥哥的剃须刀,顺便把TO的那把也藏了,省的他有机会借~~~~帮你保存个十天半个月的,看你成什么样子~~~DIE哥哥和我一样,都是温柔的人~~所以毛发细疏的说~~~
f0027215_21455548.jpg

[PR]

by hanabuk | 2006-03-25 21:47 | Dir en grey

我想去德国,我无比想去德国……TT TT

这是我们万年青春长驻的无敌京宝宝,泪~~~某人一直这样真羡慕啊~~心~~~
f0027215_020374.jpg


这是这两年从红香菇头->过肩离子长发->浪人卷->公主辫->又一刀减断烦恼丝的TO大人,狂~~~原来男人的脸上也是会记录年龄的说,感觉一下子成熟了很多,眼妆和笑容一变,果然是正宗的日本顾家男人的脸~~恩实实在在好男人~~以前的TO呢~~转转转转~~
f0027215_0223251.jpg


这是全新改良的新型毛发玩具,默~~我不知道你是谁啊你是谁~~~老大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你这样的头发就好了,我注定毛发稀疏,哭~~~~哭~~~~老大哈可爱~~噗噗噗噗~~
f0027215_0531517.jpg


这是我无比敬爱的DIE哥哥,哭~~~我要抱抱我要抱抱~~~扭扭扭扭~~~
f0027215_0172231.jpg


这是到了哪里都可以摆出一张脸的鼓手先生~~~强~~~强~~~
f0027215_0161864.jpg

[PR]

by hanabuk | 2006-03-25 00:44 | Dir en grey

我果然运气不好,怎么抽也没抽到!!!

我好想看MUCC的各位哥哥弟弟啊,伤心哦~~~怎么我们13张才中了2张的一刚~~~伤心啊,拿不到见面会的票就是伤心~哭~~~我要去看,我要收集见面会入场券的说~~~去看去看~~
f0027215_2232974.jpg


顺手再拿了一堆杂志回来~~
f0027215_2265745.jpg

f0027215_22125811.jpg

绑着小橡皮筋的夜店广告
也不小心被我夹在里面拿回来了
出差的时候顺便逛夜店
不晓得那几对来上海出过LIVE差的会去逛伐
早知道我应该牺牲色相到那里候着
至少我觉得那几只到美国的就会
到美国的クラブ开开眼,不来白不来
估计去的也会是日本人去的比较多的那种吧
对于一队的日本男人集体出游来说
我觉得这种娱乐方法还是满众望所归的吧
男人和女人很自然的一些事 =""=
[PR]

by hanabuk | 2006-03-25 00:14 | ムック上海参戦

明日、一生懸命中り行く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抽到见面会入场券为止,我抽抽抽抽~~~!!!!
f0027215_265574.jpg

Angie en grey's photo-->"[The] Fault Novedades Theatre, Stgo. January, 14th. 2006"
f0027215_215799.jpg


我比较郁闷的是,为什么这个作者要叫这个名字啊,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有和他们名字差不多的队了呢.某5只和ASIA的事务局都搞在一起了,不容易啊,和三味琴一起出国演出,什么待遇啊,虽然没有特别窗口的说,国宝待遇啊~~~哭~~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了
[PR]

by hanabuk | 2006-03-24 18:01 | ムック上海参戦

到南方澳去 by袁琼琼

到达车站的时候天还没亮,不过你可以感觉到,这铁定是不一样的一天。有点凉,小韩在月台上跳来跳去,手插在夹克口袋里。他口里头冒着热气,高声嚷:“阿吉一定喜欢。”

“妈的,那还用说吗?”杜子回话。他的毛衣高领搂住了下半脸;他在抽烟,吸的时候把嘴面前的衣领往下拨一点。

我跟阿吉坐在候车的椅子上。我们都是一夜没睡,我是说,我们全体。昨天我们在帮阿吉收东西,他那房子房东要。我们让阿吉坐在床上。一边收的时候,大家拼命讲笑话,把气氛弄得比较不那个一点。因为,实在是:阿吉那么不声不响的,我们这一伙里,向来是他的话最多,现在这情况,让人没法不觉得凄惨。

后来,下半夜的时候,我们喝起酒来,当然也给阿吉斟了一小钟。就是喝酒的时候,杜子说:我们带阿吉去南方澳。大家都同意了,因为南方澳的海是台湾最美和最险恶的,我们想阿吉一定喜欢,他向来喜欢强烈的物事。而且,他也没去过南方澳。

下了这决定之后,我们就出来了,叫了计程车一路呼啸到车站来。起初那司机不肯载,他看到阿吉像见了鬼似的,可是杜子拜托他:“这是我们的朋友,我们要带他去南方澳。”他边说就哭起来了,完全是酒喝太多的关系。那司机八成是起了好奇心,他让我们上了车,一路上问东问西的一大堆。最后还叹气:“年纪还这么轻。”他是说阿吉,不过老实说,这话听来实在讨厌,又一点意思也没有。

到进收票口的时候,我们学了乖,让阿吉披上我们的大军用夹克,那收票员什么也没看出来,我们完全混进去了。

月台上亮白白的,什么人都没有。我们说这地方阿吉包喜欢;凌晨四点的月台,浪漫得一塌糊涂的。阿吉这家伙就是这样,他那信上是怎么自称的:“对生与死都永远抱着梦想的呆子。”

我可不知道他现在死成这个鬼样还能有什么梦想,或许也有吧!或许他知道我们带他到南方澳去。

我看看阿吉的脸,呆子似地笑咪咪地,特写,只到肩,他那时手上捧了一叠书,没照出来。

相片下面是他的姓名、生年、役年。一个好好的人就只剩下这么四四方方的一箱了,而且这一箱也不会留下,阿吉自己遗书里写的:“把我的骨灰洒在海上。”

我们要到南方澳去。

>>>>>>
看来现在的小孩考试真不是一般的难啊,高二的学生做的小作文的引子一刚,"请阅读上文后,写出你对生死的感想",我开始还想和生死有什么大关系,搞了老半天,原来一开始阿吉就已经不在了啊,捧了骨灰盒帮他实现理想的同伴的友谊。狂~~~好难啊,我都做不出来了,闹闹真强,还能折腾出"人死了就什么都完了么?不,留下的记忆还没完"
象我这种水平只会做做台湾两岸乡愁的,这种新文学打死也出现不了在上海的考卷上吧,真难,真难~~~闹钟同学真了不起!!表扬,吃了胡萝卜汁精神壮啊,哈哈,我怎么又觉得这个题目很熟悉的啦,难道我也三百年前看过的,狂!~~~~
[PR]

by hanabuk | 2006-03-22 23:33 | 名所で名酒

100万回も生きた猫

有一只100万年也不死的猫.
其实猫死了100万次,又活了100万次.有100万个人宠爱过这只猫,有100万个人在这只猫死的时候哭过.可是猫连一次也没有哭过.

有一回,猫是国王的猫,猫讨厌国王.国王爱打仗,总是发动战争.
有一天,猫被一支飞来的箭射死了.正打着仗,国王却抱着猫哭起来.国王仗也不打了,回到了王宫,然后把猫埋在了王宫的院子里.

猫还曾经是水手的猫,是魔术师的猫,是小偷的猫,也曾经是孤零零的老奶奶的猫,是小女孩的猫.他被锯死过,被狗咬死过,老死过,还被背孩子的带子勒死过,不过,他已经不在乎死亡了.

后来,猫不再是别人的猫了,他成了一只野猫.猫头一次变成了自己的猫,不管是哪一只母猫,都想成为猫的新娘.有的送条大鱼当礼物,有的献上新鲜的老鼠,还有的去舔猫那漂亮的虎皮花纹.可猫却说:"我才不吃这一套!"因为猫比任何人都喜欢自己.

只有一只猫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是一只美丽的白猫,猫走过去说:"我可是死过100万次呢!""哦."白猫只说了这么一声.第二天,第三天,猫都走到白猫的身边.有一天,猫问白猫,"我可以呆在你身边吗?""行啊."白猫说.就这样,他一直呆在了白猫的身边.白猫生了好多可爱的小猫,猫再也不说:"我呀,我死过100万次……"了.猫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白猫和小猫们.

小猫们很快就长大了,一个个走掉了.白猫已经成为了一个老奶奶了.猫对白猫更温柔了,嗓子眼里发出了"咕噜咕噜"声.猫想和白猫永远地一起生活下去.

有一天,白猫在猫的身边静静地不动了. 猫头一次哭了.从晚上到早上,猫哭了有100万次.一天中午,猫的哭声停止了.

这一次,猫再也没有起死回生过.
[PR]

by hanabuk | 2006-03-19 18:30 | 名所で名酒

京都の京、京の京都

我好象又做了件错事,直挺挺地把别人的隐私播开
彼女只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和朋友说说话吧,我却自以为是的留言了
我做错了,果然每个地方都有主人不同的初衷吧,自己不也不希望生活中的熟人来的么,难道忘记了自己的教训了么,她就是想躲开水缸,一个人找朋友好好说说吧,却被我如此无礼地冒犯
真的很过意不去,虽然察觉到了,还是硬生生地留言了
难道又是为了可耻的虚荣心么,我只是更愿意地默默看着啊
真的是我错了,我一直都在做着错事
甚至来想你赔礼的勇气也没有,连听你讲话的勇气也没有
无论是原谅还是憎恶,我都不敢听你说
退一万步,如果那时是个匿名也好,可惜我太顽强了,太固执了
伤害了重视人的心,你讨厌我吧

你到了美国了么,是要把我扔进太平洋了么
[PR]

by hanabuk | 2006-03-19 00:16 | つまらなぃのよ

MSNについて

很多事,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很多事,即使想起来了,也只剩下满地的碎片

一直在用MSN发邮件,收邮件,一直把它当作固定邮箱,在那个很早的年代,它是我的最爱,从4.0一路走来,我不能说我不爱它,即使它现在挂上了那么多我用不到的功能.

因为换成了LIVE BETA MAIL,在学校里无事可作的时候,便开始一封封删邮件,把很多邮件都删了,看着那么多,心里不舒服,可删了一大半,现在只有零零星星的挂在那里的时候,心里又不舒服了,很多发件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了,都是02年03年刚刚开始喜欢的一批朋友,恐怕现在都已经工作到要忘了年少的疯狂了吧,也有的也早已石沉大海找不到了,只有他们的邮件还躺在我的邮箱里,证明着他们曾经出现过的痕迹,我争取为每个远去的名字都留下一封信,还有那些现在很好的朋友,没想到刚刚认识发给我信的时候,竟然是那一幅傻样子,那些人,即使如今还在,恐怕也早已换了邮箱,换了通信方式吧,因为以前的帐号被偷了,因为以前的帐号里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人,所以重新买件马甲开始做人.

其实自己也一直不太喜欢自己的域名,但一旦用上了,就懒的去换了,就象hanabu这个名字,很久以前只是注册的时候一个手滑,也是为了潜水的马甲,但没想到在hotqq上一用就是那么久,用的都臭名远播了,谁还记得你以前在乐趣园上叫什么,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现在就象对这个古里古怪的名字产生了感情,就算跑到再远的地方也不舍得换了,虽然叫起来不响亮,英文发音也很怪,但却是青涩年代的证明,证明曾经傻里傻气的自己,为自己起上了这么个傻里傻气的名字,看着这个名字,就象捧着小时侯的日记本,很多年后想来,一定会酸了眼眶吧.

和MSN邮箱里躺的那些邮件一样,联络人名单上也挂了长长一串,名字都乱七八糟的,自己都不知道谁是谁了,以前可以不在乎的看到一个加一个,现在变身的变身,换脸的换脸,我都快不知道谁是谁了,于是,从域名开始检查起,一个个重新分类,有些人,甚至连确认邮件都懒的发过去的就把名字删了,特别是后来到国外去的一批,基本上都把名字删了,已经学英文学的老早快忘记过去的事了,在他们面前提往事,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了

然后那些爬墙的,爬的已经回不了家的,彻底删掉,还有些很重要,我以前非常仰慕的SAMA,不在台湾香港,就在日本的,只剩下那串邮箱地址挂在那,再也联系不上了,想留下他们,只是一串无意义的空字符,想删掉他们,却是删掉了我最好的回忆,狠狠心,终于删掉这些人的名字的时候,感觉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如果可以我想重新再注册个号,让这些名字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个号下面的联系人名单上,用一个最最老版本的MSN,把他挂在那,用上当时流行的头像,如果可以,就一直躺在我的电脑里,让岁月尘封.

还有两组人,非常活跃地在那闪耀,关系一般的高中同学,特别是高三临时班的那些人,几乎都交换了MSN,可现在看着他们的博客,我几乎都快忘了他们的名字,在一起不是问现状,就是问往事的,多说自己也觉得没意思,看别人的精彩,只能更衬出我的暗淡了,倒是那些高一高二的死党,那些真正要好的死党,虽然在那躺着,却总也联系不上,天天闪着人头的,都是关系一般,见面也说不到几句话的人,那些人的手机号都被我毫不留情已浪费空间为由删了,却天天讽刺地挂在我的联系人名单上一长串,还有些人,总是记不住他们的MSN号,只能用QQ联络,我的傻瓜QQ啊,基本上我已经到了上面没一个认识人的地步了,以前一聊投机就问人家MSN号,马上加了,现在加了也是重复劳动,久而久之,有时还不得不开两个,真麻烦,其实我一直都是不太用聊天工具的人,因为现在真正能聊的好的人,真的越来越少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做SPACE,哼哼,就是有现在实实在在在身边的人,挂在我的MSN上,才不愿意做SPACE,太容易让人走进我的生活了,太容易暴露自己的阴暗面了,这样的SPACE也就成了课堂作文的摆设,言不由心,还有什么意思,还怎么能发泄郁气呢,倒是今天突然把这些人都整在了一个组里,眼不见为净,干净了很多.

有时候,感觉自己被分成了很多片,在不同的人面前做不同的自己,把自己一面面的伪装出来,有时候连自己也感叹,为什么坦白说出来那么难,为什么不能把自己写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网里,坦白地承认自己呢,庸俗并且高尚,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象生活中也有很多事,是不能放在一起,一定是要分开到不同的水缸不同的大院去发表的,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和很多人交集,却一直觉得没有最接近自己的人吧,一直在幻想有一天能出现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最好那个人就是我,能无论做什么都和她在一起,但到了那时侯,是爱,是恨呢,爱久了也会变成恨吧,所以,这样把不同文章发到不同地方的状态,即使现在恐怕还不能改变吧,也许是我真的已经习惯伪装自己了,永远不能在所有人面前正大光明全身亮相吧.有些东西的确是这样的,我已经习惯了会在A圈的前讲B圈的故事,在B圈的人面前讲C圈的故事,除了获得的自我满足,我自己也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但这个世界上也绝对有了解80%我的人,可惜这个人,我只了解了她的30%,一个我满足不了她,所以我只是她生活的一角.

我说过突然,想换个MSN重新开始,想到了以前自己清理QQ时候的情景,把所有的人名字通通删了,然后从好朋友开始重新结识一批人,重新加,以前对验证把关把的很严,只是到后来需要也好,麻木也好,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加了进来,于是不同圈子里的人又交集了,几个群都是不同方向的群,感觉很怪,很不舒服,也许我的确应该用两套马甲扮演两个完全不同的我.

今天是个大日子,是重要的人重要的日子,坐在电脑前,打了很久的字,渐渐发现,手指关节已经翘不起来了,瞧键盘只能用直击的人,无只手指平平的,弯不起来,从冬天开始的冻疮一直延续成了今天关节上的口子,发炎有裂开,又过脓,又发炎,已经要能看到骨头了,肉都象被切掉一样,真可怕,原来因为想要萝卜手,而一直不带手套,想不到竟然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医生说,要用板夹起来,不浸水,不运动,然后让它康复,可即使康复了,也很容易再坏,那还有什么用,我宁愿一直让五个手指一直升不直好了,这就是我为了冬天时一双漂亮好看的萝卜手付出的代价啊,我认了,手指的疼痛,让我有了存在的证明,曾经七个耳洞的痛苦,如今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耳朵也似乎没有太多余的地方了,那么就用手指的疼痛来弥补吧.

请让我一个人埋头苦痛,用这双不能弯曲的手指……
[PR]

by hanabuk | 2006-03-18 21:55 | 情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