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不买原版,刷不刷贴吧 ?!

这世界很多事都是相通的,因为有规律和法则

昨天看到一个黑白写的倡议书,我以前也写过这样的东西..刚看完的时候,觉得好内疚,觉得自己好自私,一直说自己不自私的人才是最自私的.虽然自私无法避免,我还是相信我把它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呢..虽然有时候它还是会自己跑出界外..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

买不买原版,刷不刷贴吧 ?!

两样都做了.
隐约觉得,买原版的人就会刷贴吧.(除了那些资深音乐饭,怎么看都是会去天涯写感想的人).投票的人就会去贴吧留言.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想的到去看LIVE的人,也想的到会去现场.

不是说你做事多么认真,多么投入.因为什么..可怕的稀薄的正义感么

是的.正义感.如果说我第一次买原版是因为好玩好奇新鲜,第二第三次就是可怕的义愤填膺的正义感,觉得一定要做什么,才是支持他们的表现."你以为买2元钱一张的照片,8元一张的克录碟就是支持他们了么"..一直记得某莫的这句话..虽然我第四第五次买的时候就纯粹收藏,往书橱里一放,拆开一看以后就什么都不会做..放着也不嫌占地方?!! (嫌的!以前家里买的正版音像的电视剧DVD都不知道要放哪里好.200一大盒子,给谁看啊...)

这句话也被后来代购们一直引用,虽然加上了"不会把自己对自己的要求给别人",是啊..每个圈子都一样的,往往说的最多的,却不是做的最多的..做的最多的那个在网上说的少,在底下就能说的很多..因为有料嘛..这种通常都是好人..鄙视别人资历没自己高的是..

稀薄的正义感....粉丝们都是新时代的唐几科德..
一直很景仰,某春的粉丝怎么可以努力到现在..做了那么久,因为他们是第一批么,可爱的X米就象当年的社会主义苏联老大哥,硬是在前人未开拓的道路上摸索,然后给后人以借鉴.想到以前音乐节认识的大叔说的话"其实我满喜欢陈X生的,但你要让我举个牌子,到那里去比尖叫,我觉得挺恐怖的.."..(刚开始的时候是恐怖..投入进去就不会了..大叔乖..爱啊~)

是的.我也觉得恐怖,如果你让我现在重新回到比赛时,举个牌子和别人比尖叫,拉票的时候比声势..真他妈傻..不傻都难..好XX啊..还好是刚刚开始的时候,现在让我再这样.我觉得被台上的人看到好傻啊...白痴~白痴~白痴~~

有人说,选秀明星除了那些粉丝就没人爱了..所以重要的不是比赛,是比赛之后的日子..是么..要脱离选秀之身真的很难..这是谁的错?!! 不是偶像的错,不是粉丝的错,不是公司的错,是市场的错.是经济发展的今天,需要国民把钱拿出来嘛..

就象家长喜欢投资孩子教育,粉丝也喜欢投资偶像..还充斥着正义感←这一切都是必须做的,喜欢就是要付出的.要不然你有什么资格说喜欢..是啊..让人看到人气嘛..粉丝的投入不知道公司收到了多少..家长的投资也不知道孩子究竟学到了多少..大学扩招是个好计谋,选秀圈钱也是个好点子

手机事业发展了,中国选秀事业会越来越强大.现在只是圈年轻人的钱,以后就是中年人,孩子,老年人的钱了,等到大家都不把手机当一回事的那一天

以上.
[PR]

by hanabuk | 2007-09-28 15:14 | 情報文章

想通了....

综归,

只是粉友,不是朋友!!

我还太幼稚

把结果
期待的时候,想的很美
揭晓的时候,不过尔尔


我开始想念当hanabu的日子了...

我现在终于找出问题所在了>>

为什么我前两天会那么郁闷

就是那些阿姐阿妹啦..在台下么闷的要死..该他们叫的时候不叫,一点声势也不造

到了下面么,看到大爷是冲的那个快啊..我无语了||

看样子我就是LIVE型的选手,外加摸MEMBER

这次活动结束后,我真的要退出了..刚饿要四

我终于知道了,每次选秀以后,原来不是明星逼我们退出的,是粉和粉之间闹矛盾才退出的

太可惜了..还是日本人好..爬墙爬回去了先

desktop
[PR]

by hanabuk | 2007-07-09 01:16 | 情報文章

今天心情好,上来多事喊两句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胖的时候,天天围着你夸你唱歌好表演好,胖一点点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有人会在乎你有几个LV包包,用的化妆单品是几位数的,一天吃几顿鲍鱼.但等你减了肥,人变靓了,其他人就开始受不了了,从"欣宜团"倒戈到"反欣宜".凭什么你人靓又多金,凭什么做什么事都轻松,有老爸老妈在前铺路,还可以亲到吴卓羲,和人家帅哥扮王子公主!

有没有搞错!!人家郑欣宜好歹也被人叫了20年胖妹了,是自己一滴血一滴汗减肥减下来的,和DNA作战容易不?不要仗着自己身材比别人好,就站在那里说话不吃力,什么时候你给我反生物遗传,自增高个20CM看看啊,虽然我不觉得欣宜好看到哪里去.

可以理解香港人的心情,要是一向可以被自己嘲笑,鄙视的人,突然变成了天鹅,脚下少了块垫脚石,是我也会受不了,精神错乱的.我也很怕从小到大一直不如自己,可以被自己轻松鄙视的妹妹有一天高高在上地嘲笑我.

局势一下子从"欣宜旋风"大转行情到"反欣宜团", 欣宜姐姐也不幸落入香港公众最讨厌的名人榜.可叹,可叹,前几年张柏芝姐姐"当选"的时候,虽然被女人讨厌,至少还有全香港大多数的男人顶着. 欣宜姐姐只好靠亲友团的支持了!

什么时候索性把TVB的当家小生都召齐了合作,(顺便插一句,为什么马国明这样的FACE也会被TVB当头牌捧啊,一看就知道出生贫寒||),看还有没有人敢说什么,看人们还骂不骂得过来,被人一讨到底算了,没准"恨到极处便是爱了"也有可能. 张柏芝那几个LV破包算什么,小欣宜6岁时就用LV包包当便当袋了..哼~~

总结下来,人一旦前进得太快,影响到一部分的"优势心理",就要出"乱子"了

这有点象"姚黑".一旦你地位身价迅速提高,就有人开始心里不舒服,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以前让人"安心"的缺点变成最大的"威胁",不黑你才怪呢.别问我为什么刘翔现在还没人"黑",谁告诉你没有的?!再说,刘翔也没什么可以用来比较贬低光辉形象在道上.

无论怎样,我对于郑欣宜姐姐和吴卓羲哥哥扮王子公主一点意见也没有.

如果不是郑欣宜姐姐的精神动力,俺也不会跑去减肥,今天肯定更惨不忍睹.什么时候最好肥姐也出本[陪女儿减肥的日子],我妈肯定超有共鸣,既然胖女孩和胖女孩有共鸣的话,胖女孩妈妈们的心情也是一样的,并且我曾经也非常地怨恨我妈妈是她把肥胖DNA带给我,希望我爸最好去找别的女人,随便挑一个,我也肯定是大美女.

美丽的公主更是公主.以后看名牌,还看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干嘛,看郑欣宜不是也挺享受的嘛,杂也可以拉近距离,多学学.
                 以上.    ※hanabu个人观点,盗用禁止※

↓迪斯尼"王子""公主"照(吴卓羲&郑欣宜)↓
f0027215_0452061.jpg


再来几张欣宜自拍,有钱真是好啊..T0T
[PR]

by hanabuk | 2006-11-12 04:34 | 情報文章

开学恐惧症的梦现

自从这个星期,天天被我老妈叮着要学自行车以来,我就天天噩梦不断.当然,不只是学自行车,还有"你看你一个暑假都做了什么,好做做作业啦""你开学还要买点什么吗,自己快点到超市里去买呀""你们开学要教多少钱,学校说了伐""你还在打电脑啊,功课一点也不看看的啊,人家放暑假都在充电,你干了点什么啊""好背背书啦,开学跟不上了""还不出去走走,开学走路都走不动了""20日报到,你自己去,还是要送你伐""你自行车到底还学伐啦,我今天看中一部跑车本来要帮你买下来的闹""你自行车学好么,这次就可以带过去了呀""你学伐啦,到底"他妈的,我老妈烦的要死..于是,我这个星期七天以来,没一天晚上睡得好的..
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梦吧..<口水王本色再次爆发,我也不喜欢自己这样的>

④,那天突然下暴雨,我们躲到了一个大户人家家去,到了人家家里,才发现是类似寺庙一样的地方,他派给我们住的地方,象是藏经阁,但通过掉落的粉刷看来,这以前应该是个少年宫,然后我们到了各自的房间.
大家开始密集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原来,我们是特务组织),我们的计划是炸掉对面的一个馄饨小吃店,其实这个店是日寇的窝点,雨还在下,下的很大,对面饭店里无关的中国人已经开始逃跑了,我看到还有一个中国的中年妇女(穿着旧上海的旗袍,抱着孩子)还在那悠哉悠哉地吃馄饨,我就上前暗示她,让她跑(原来,我的工作就是通风报信,通知当地的中国人跑路的),可她还是在那吃,一边吃一边流眼泪,她开始告诉我,这件馄饨店的历史,说这间馄饨店接济了很多无家可归的中国人,收留他们给他们好吃的好住的,不让他们横死街头,店里面旁边的几个小工也上来附和,说他们不愿离开这里..
然后我被他们的故事感动,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是否正确,到底哪些是好人,哪些还是坏人呢,任务还是要完成,在大雨中,我看到对面的寨子被我们引爆了,无数穿着和服的妇孺被火烧身,痛苦地逃着出来,滚作一团,日本的军士也被火烧了出来,痛苦地扭作一团..
雨还在下,非常非常的大...哗啦啦的声音.对面的寨子终于倒下了..我泪雨朦胧..

等我醒了,我突然明白,这个梦的名字就叫<凌辱の雨>..

続きを読む、"超长,慎入"
[PR]

by hanabuk | 2006-08-15 01:09 | 情報文章

丫的!!...德国..!!!.

我不想看不敢看的内得维德真的又倒下了,从两年前就不断开始看到他一次次在场边捂面的表情,也已经三次听到他说"这有可能将是我最后一场国家队比赛了"但不管这么说,这次的世界杯预选赛,他又回来了,从心底来说,我是不希望他回来了,即使回来也终将受伤而去的,但内得,伟大的捷克人内得是不可能不回来的!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人,朴素的放不下一切.象个淳朴的捷克农民.突然在想,这次真的会是内得最后一场演出么,不知道~突然觉得如果是近两年他的国家仍然困难,仍然需要他,他还是会回来的,我相信内得会是为祖国效命到39岁的伟大男人.只要那时候他的心还在.但是真的心还在么?

现在终幕的他,比起两年前…..我只能说,现在真不是时候.尤文的丑闻已经众人皆知了,他是背负着一个黄金俱乐部的声败名裂离去的,那个他从二十几岁就开始服务的球队,最后甚至抬不起脸来为他来一场伟大的告别盛宴."生有何用,死又何妨"我想内得现在心中肯定是这样想的吧.尤文倒下了,无庸置疑,肯定又会在几年后在俱乐部大佬的挥金一掷中回来,重新成为黄金俱乐部,但我的英雄呢,那个象农民般淳朴的人,他会到国家队当教练么,他不善言辞,但会是个好教练.居家男人肯定弥补不了足球的那一大块空缺,带着家人回捷克吧,买个牧场,教一支民间娃娃队似乎更象内得的气质.~然后,多少年后,我一定会来看你的,待到4N后的又一个世界杯的时候和你一起看电视中继,流份眼泪,谈份心酸.

一直觉得米兰昆德拉底子里和内得维德很象,都是有坚硬头发的人…和这个国家的风雨飘渺一样,捷克男人也要永远带着伤痛地活吧

说到尤文,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皮耶罗,虽然三百年前那个莫名其妙愤恨无比的脚伤,根本就是把他变了个人,一下子从天才变成了凡人,让我都怀疑是不是治疗中换了什么基因,但无论怎么说,这几年他也还是个神奇男人,要么委靡补振,要么就是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做出最最伟大的贡献,让人放不下心,就象一个竹筒烟花,虽然不发威时,觉得一无是处,恨不得随手一扔,但它总还是烟花,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会燃放出让人目眩的美丽~~~所以国家队总还是要带上德尔,让他穿上7号,尽管世界杯到现在为止德尔似乎还没做上什么贡献,但德尔,从金童到板凳的德尔,已经学会了耐心, 德尔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天才基因再爆发一下,所以,我看到的德尔更多的是耐心地在等待,他和消弭时期的劳尔最大的不同就是,劳尔还能掌握自己的状态让自己发挥,德尔却不行,既然自己也不知道烟花什么时候能绽放,自己也只能笑笑,和大家一起等待了吧,只要还穿着7号就永远都还会是神奇的德尔.

我讨厌劳尔,我也不怎么为欧文伤心,在欧文顶峰的几年,他已经什么都有过了玩过了,鲁尼是新的小猎犬,对的,小猎犬,英格兰总能隔三岔五地出几把小尖刀,大家不用怕,谁知道鲁尼会怎么样呢,没准和皮耶罗一样,得场大病以后就什么都没了?!

这就是前锋的悲哀吧,钝了就是钝了,出状况就是出状况了,谁也控制不了.不象是中场,总给我们带来一个个教科书般的性格各异的模范队长,也不是后防,总给我们留下一个个"美人迟暮"的身影,多少个"廉颇老矣"的悲哀,三十几岁的人,却仍在为国家守着最后一道防线,拖着三十几的身体和十几二十几的小伙争顶,他们留个我们的又是什么呢?更多的仍是惋惜的收场吧,我忘不了马尔蒂尼在日本的最后一跳,只能说我将永远爱你吧,那些还在为了国家而坚持奋斗的老男人们.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是啊,比起廉颇,比起李广,比起岳飞,比起辛弃疾,比起袁崇涣,内得维德还是要比他们幸福的,至少不用"剑在手,空悲切"因为只要他上场,永远就是队员的核心灵魂,只要他能为国家人民出战,捷克就总还有希望,也许该教内得维德几首辛弃疾的词,告诉他,"不用哭泣,不用遗憾,你是为国家奔跑过的男人",这样就够了吧~~"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是我每次读来都会觉得心酸的诗啊..

世界杯开到现在真正全场满看的直播只有日本队一场,看日本人踢球是种憋闷,中场传得再漂亮有什么用,传来传去就不肯自己射门,日本人的团队中庸意识过头了,想"怎样和队友配合好"比想自己要怎么怎么发挥多得多了,就算门将也不怎么带有个人意识的样子,看的唯一的外国山哥哥都要哭出来来了,怎么还不进呢.~~
还有个老大关注的那个中村小朋友,竟然传球的时候还在看中田哥哥,那个球你自己带掉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要特意传给中田呢,这就是灵魂的意义吧,中田永远都是日本足球的第一人,就象胖罗,无论再怎么声名扫地,诽闻缠身,永远也都是队员心中的神话,就算小罗在他面前也不敢造次. 这就是中田英寿和罗那尔多远远更高于他们球技的存在价值吧.

顺便说,突然很想看韩国和日本再踢场了,很久没看到这两个队交手了,我要看韩国人怎样用愤怒地眼神去杀日本人..哈哈..总觉得每次韩国和日本踢都会分外激动,新愁旧恨,民族情节一起来了,拼了老命出血地踢日本队,只不过这两年,还有下一阵子,两只国家队真正交手的机会都不怎么有吧…而中国爷们呢,看到这两个队,都是一样软脚虾的死相,还巴结地跟在日本人后面讨队服,做文章时候还要骂日本两句,和韩国装装兄弟~~

哎..想到我们个白痴女老师上课很做义愤填膺状地责问"为什么中国男足那么傻呢,老是踢不好,女足就不很厉害吗"老师,帮帮忙哦,现在中国女足国际成绩也不怎么的好伐,孙雯那代退了以后就没出过什么彩了..然后我们这白痴老师还点班级里白痴男生回答下,"练习不勤奋""没有求胜意识"妈妈的!!拜托你们长点脑子好伐,这种都是官话,最基本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中国男足实在条件太好了,甲A妈的把改革开放第一笔金都挖去了,男足10几年前就开始高高收入,开豪华小车,现在哪还有个动力踢啊,一年30多万,还说日子过的捉襟见肘呢…妈的..你瞧人家女足,多艰苦啊,都还穿着布文胸呢,,我敢说,什么时候把对男足的政策都撤了,让他们也过过偏远省市级冷门体委栽培项目的苦日子,他们就知道怎么做了…中国人擅长在艰苦环境中磨练意志!!所以中国男足,都去死吧!!以后每人一月2000,甭闹了,我看2010肯定能进世界杯..
想当年,申思闹劳资纠纷的时候,竟然抱怨现在自己工资还没人家女主持陈蓉高,日子没法过了!!(说明下,那时候陈蓉还是没现在红的,估计现在老早又翻了番了,肯定要比申哥哥吃香)..虽然我也不喜欢陈蓉,但厚道地说句,虽然主持人也高高收入了点,但至少人家在给观众带去快乐呢,你们这帮踢球的带来什么了呢,真是的!!都不应劳分配的说..!!..

象我家多遵纪守法啊,我爸妈多勤劳啊,可还不是克勤克俭,穷得响叮当么,所以中国就是个不讲规矩,喜欢投机的地方.去MU LIVE的亲根本不用为ARK破坏约定,随便发号动怒,怪只怪自己生在上海,还不了解上海特性么,当然那些HK,JP饭就不能怪了,中国规矩多,但中国人也最不尊重规矩,这是国民性了,就象我天天还在乱穿马路,在众目睽睽下独过,怎么也改不了,不想改了..

最后再说句,我他妈的,真讨厌唐蒙评球,妈的,一本正经地在那用脑子玩感性,他妈的,一点荷尔蒙也没有了,男人就应该赤裸裸地才对,在那装什么高人,最讨厌这种男人了!!丫的,给我脱掉裤子,男人装什么清高..他妈的!!
[PR]

by hanabuk | 2006-06-23 14:57 | 情報文章

MSNについて

很多事,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很多事,即使想起来了,也只剩下满地的碎片

一直在用MSN发邮件,收邮件,一直把它当作固定邮箱,在那个很早的年代,它是我的最爱,从4.0一路走来,我不能说我不爱它,即使它现在挂上了那么多我用不到的功能.

因为换成了LIVE BETA MAIL,在学校里无事可作的时候,便开始一封封删邮件,把很多邮件都删了,看着那么多,心里不舒服,可删了一大半,现在只有零零星星的挂在那里的时候,心里又不舒服了,很多发件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了,都是02年03年刚刚开始喜欢的一批朋友,恐怕现在都已经工作到要忘了年少的疯狂了吧,也有的也早已石沉大海找不到了,只有他们的邮件还躺在我的邮箱里,证明着他们曾经出现过的痕迹,我争取为每个远去的名字都留下一封信,还有那些现在很好的朋友,没想到刚刚认识发给我信的时候,竟然是那一幅傻样子,那些人,即使如今还在,恐怕也早已换了邮箱,换了通信方式吧,因为以前的帐号被偷了,因为以前的帐号里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人,所以重新买件马甲开始做人.

其实自己也一直不太喜欢自己的域名,但一旦用上了,就懒的去换了,就象hanabu这个名字,很久以前只是注册的时候一个手滑,也是为了潜水的马甲,但没想到在hotqq上一用就是那么久,用的都臭名远播了,谁还记得你以前在乐趣园上叫什么,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现在就象对这个古里古怪的名字产生了感情,就算跑到再远的地方也不舍得换了,虽然叫起来不响亮,英文发音也很怪,但却是青涩年代的证明,证明曾经傻里傻气的自己,为自己起上了这么个傻里傻气的名字,看着这个名字,就象捧着小时侯的日记本,很多年后想来,一定会酸了眼眶吧.

和MSN邮箱里躺的那些邮件一样,联络人名单上也挂了长长一串,名字都乱七八糟的,自己都不知道谁是谁了,以前可以不在乎的看到一个加一个,现在变身的变身,换脸的换脸,我都快不知道谁是谁了,于是,从域名开始检查起,一个个重新分类,有些人,甚至连确认邮件都懒的发过去的就把名字删了,特别是后来到国外去的一批,基本上都把名字删了,已经学英文学的老早快忘记过去的事了,在他们面前提往事,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了

然后那些爬墙的,爬的已经回不了家的,彻底删掉,还有些很重要,我以前非常仰慕的SAMA,不在台湾香港,就在日本的,只剩下那串邮箱地址挂在那,再也联系不上了,想留下他们,只是一串无意义的空字符,想删掉他们,却是删掉了我最好的回忆,狠狠心,终于删掉这些人的名字的时候,感觉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如果可以我想重新再注册个号,让这些名字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个号下面的联系人名单上,用一个最最老版本的MSN,把他挂在那,用上当时流行的头像,如果可以,就一直躺在我的电脑里,让岁月尘封.

还有两组人,非常活跃地在那闪耀,关系一般的高中同学,特别是高三临时班的那些人,几乎都交换了MSN,可现在看着他们的博客,我几乎都快忘了他们的名字,在一起不是问现状,就是问往事的,多说自己也觉得没意思,看别人的精彩,只能更衬出我的暗淡了,倒是那些高一高二的死党,那些真正要好的死党,虽然在那躺着,却总也联系不上,天天闪着人头的,都是关系一般,见面也说不到几句话的人,那些人的手机号都被我毫不留情已浪费空间为由删了,却天天讽刺地挂在我的联系人名单上一长串,还有些人,总是记不住他们的MSN号,只能用QQ联络,我的傻瓜QQ啊,基本上我已经到了上面没一个认识人的地步了,以前一聊投机就问人家MSN号,马上加了,现在加了也是重复劳动,久而久之,有时还不得不开两个,真麻烦,其实我一直都是不太用聊天工具的人,因为现在真正能聊的好的人,真的越来越少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做SPACE,哼哼,就是有现在实实在在在身边的人,挂在我的MSN上,才不愿意做SPACE,太容易让人走进我的生活了,太容易暴露自己的阴暗面了,这样的SPACE也就成了课堂作文的摆设,言不由心,还有什么意思,还怎么能发泄郁气呢,倒是今天突然把这些人都整在了一个组里,眼不见为净,干净了很多.

有时候,感觉自己被分成了很多片,在不同的人面前做不同的自己,把自己一面面的伪装出来,有时候连自己也感叹,为什么坦白说出来那么难,为什么不能把自己写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网里,坦白地承认自己呢,庸俗并且高尚,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象生活中也有很多事,是不能放在一起,一定是要分开到不同的水缸不同的大院去发表的,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和很多人交集,却一直觉得没有最接近自己的人吧,一直在幻想有一天能出现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最好那个人就是我,能无论做什么都和她在一起,但到了那时侯,是爱,是恨呢,爱久了也会变成恨吧,所以,这样把不同文章发到不同地方的状态,即使现在恐怕还不能改变吧,也许是我真的已经习惯伪装自己了,永远不能在所有人面前正大光明全身亮相吧.有些东西的确是这样的,我已经习惯了会在A圈的前讲B圈的故事,在B圈的人面前讲C圈的故事,除了获得的自我满足,我自己也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但这个世界上也绝对有了解80%我的人,可惜这个人,我只了解了她的30%,一个我满足不了她,所以我只是她生活的一角.

我说过突然,想换个MSN重新开始,想到了以前自己清理QQ时候的情景,把所有的人名字通通删了,然后从好朋友开始重新结识一批人,重新加,以前对验证把关把的很严,只是到后来需要也好,麻木也好,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加了进来,于是不同圈子里的人又交集了,几个群都是不同方向的群,感觉很怪,很不舒服,也许我的确应该用两套马甲扮演两个完全不同的我.

今天是个大日子,是重要的人重要的日子,坐在电脑前,打了很久的字,渐渐发现,手指关节已经翘不起来了,瞧键盘只能用直击的人,无只手指平平的,弯不起来,从冬天开始的冻疮一直延续成了今天关节上的口子,发炎有裂开,又过脓,又发炎,已经要能看到骨头了,肉都象被切掉一样,真可怕,原来因为想要萝卜手,而一直不带手套,想不到竟然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医生说,要用板夹起来,不浸水,不运动,然后让它康复,可即使康复了,也很容易再坏,那还有什么用,我宁愿一直让五个手指一直升不直好了,这就是我为了冬天时一双漂亮好看的萝卜手付出的代价啊,我认了,手指的疼痛,让我有了存在的证明,曾经七个耳洞的痛苦,如今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耳朵也似乎没有太多余的地方了,那么就用手指的疼痛来弥补吧.

请让我一个人埋头苦痛,用这双不能弯曲的手指……
[PR]

by hanabuk | 2006-03-18 21:55 | 情報文章

读书光荣,偷懒可耻

这是可爱的年下山崎妹妹,送给我的新一句至理名言

3月3日真是可爱的女儿节,阳光真好,无风无浪地有度过一周,阳光好的让我有恨不得飞到ARK和猫他们好好疯干一场的念头,坐上可爱的小沧,还是觉得元气地不行,回家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可是天有正道,等我坐上可怜的二号线的时候,外面早已漆黑一片,黄昏都落日了,出了浦东,更是仿佛八九点钟的夜了,不容我多想的直接回到家.

累的连报纸都不想翻,也没有人给我发吕破短信,可爱的山崎妹妹打热线电话来,并送了这句大家共勉的话,刚挂上不久,又火烧眉毛地打来说,某ASF里有人说DIRU今年要来,我倒地.

先是骂了那个无知的STAFF一通,妈的如果四年前皇后有人跟我这样说我还信呢,都四年后了,不知道今年是狗年啊,干嘛说这种骗人话,看我都不相信了,同时再顺便鄙视了山崎妹妹的朋友一下,不会是MUCC和DIRU搞错了吧,M倒是4月中要来的,我还很心痛地要放血呢,或者哪个无知大保安有再次认为日本的乐队都是一个样的,所以误传了,看看他们的安排能来么,在欧洲,美国跑还来不及呢,4年前就征服的亚洲,有什么来头的,估计也没失掉殖民地的报告,所以我们伟大的五人组,俘虏了我们,又去俘虏更强大的敌人去了,有新的处女地来巩固旧的殖民地,而不是坐管殖民地,瞧他们,多能耐的五人组啊,把我们哄的心干情愿的.这就叫手腕

说归说,理智始终是头脑的,花痴始终是本性的

去HENKO那打探了民间最官方的消息,ARK真无耻啊,竟然用DIRU来抠我们的钱包,算什么啊,这年头流行馒头效应,也不用这样吧,你这样说了,我们就掏钱了,你把达朗叔叔当成什么人了,他是那种需要靠义弟的名头,才能生存的人么,MUCC本来就是有MUCC存在的道理和存在的独特的歌迷的,并不需要裙带关系,如果是你ARK想要更多的钱,你可以直接和DIRU饭正大光明的说,作为初体验的地方,你太可怜,我们不会不掏钱,但这样,你不但让DIRU饭成了其他人的笑话,彩虹饭成了牺牲者,你更对不起MUCC!!对不起一心一意做音乐的达郎叔叔,日本人可以几次三番对中国主办方榨取同胞钱袋一笑而过,对主办方崇洋媚外视而不见,但如果这种龌龊的宣传手段被放到日本人面前,他们会怎么样

你可以说这不是空穴来风,但你这明显用了放大镜,欺骗群众,即使是MUCC默认,你也是可以夸大了,他们可能不能想象这一石的千层浪,你们却再清楚不过了,这句话就象说”地球会灭亡”,人人都知道,却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是啊,DIRU一定会再来,你没有欺骗我们,就象说,世界杯总有个冠军,就在现在这22个队之中,操妈的废话,没有不来的DIRU,但时间却是个未知数,但一定是在今年MUCC之后,所以多万无一缺的好伎俩啊,

如果这样,那么你即使是再日本的外壳,一旦背上了中国某糟粕内心,你失掉的将不但是中国人的心,有一天也会失掉日本人的心的,虽然可能现在大多的同行做的比你更过分的数不胜数,但不要忘了你更独特的地位,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做的是日本人的生意,应该要求自己用日本人严格谨慎的工作方式,而不是中国某糟粕式的,因为我们始终都是那么爱你

毕竟是你,让我们漂白的生活重新有了重心.让我匆匆忙忙地收起才刚刚好不容易树立的学成赴日之希望大道,正当我抛弃过去,一鼓作气,想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走进他们的时候,你却又在背后给了我个糖,怎么办呢,我已经动摇了,信心努力,又回到原点了,为什么你不能让我一伤到底算了呢,我正要开始努力了,就象要去打工的人,刚要出门捡到了皮夹,一下子打工的壮气都没有了,偷偷地花了钱逍遥两天,那个说好天天掉皮夹的人却不掉了

无论他们时候来都是好事,无论他们来不来学日语都是好事,无论他们走的再远日本还是他们的家,如果他们真的走的太快,我就永远用四年的长度去追他们,即使我在上海时,你在东京,我在东京时,你已身在LA…………但只要到了世界尽头,到了你再无路可逃的时候,剩下的四年我要和你一天天地度过,因为没有更远的地方不能两个人一起到达了.

所以要更坚定地努力,更坚定地追逐,直至到达两个人交际的地方
そう、崎ちゃんの信条を私いただきます
[PR]

by hanabuk | 2006-03-05 03:29 | 情報文章

多分私たちは同じように

最近都在发图,感觉象完成任务一样,天天不上来的话难过,上来的话,也懒的打字,在WORD里面打的话,更是一点动力也没有,所以还是直接在投稿里面打要快一些吧,电驴上弄了很多东西再下,前天早晨,看了"TVB自然男人魅演唱会"真是那个爽啊,我本来就满喜欢林峰的说,真是十个可爱的男人哦,还看到陈豪跳热舞,失意男主角演多了,还没看出他有这么一面,其实他应该是小林保怡一批的,但为什么总觉得他比较老呢,其实年龄也不大吧,总之一句话,大家现在都很健康,郑伊健还很清爽的说.

想我老早,还很喜欢郑伊健的呢,那时候全大陆除了郭锋老狼找不到什么长头发的男的了,偏偏这些又不好看,小虎队和谭校长的时代又终结了,天天晚上坚持看笑看风云,那个好看哦,又看古惑仔,那时候大概小学高年级吧,全班都贴的陈浩南,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看了古惑仔,俺也开始步入不良少女的行列,郑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我们几个女的,还特地和东方台的范恬恬一起要搞什么全程陪同勒.最有意思的一次,是我同学的爸,在森林公园工作,告诉我们说有个香港长头发的男的和宁静在这拍电视剧,那时候还是穷苦的没手机互联网的时代,一兴奋,我们都以为是郑,翘课,翻墙去看,结果是莫名不认识的某男,后来才知道这个电视剧叫<上海之恋>,不过等到正式播的时候,老早不知道郑是谁了.
反正大红大热的时候,我已经退出郑的行列了,我们可是和香港的粉丝同步的啊,最红的时候早就放弃了,感觉自己也没特别喜欢,就是那时侯时间太多,一帮子女的在一起要搞点共同话题,天天说,天天说,不喜欢也变喜欢了.

想我老早,第一个喜欢的明星,可是何家劲哦,真是刻骨铭心,虽然这个人现在也还活着,但是和当年不能比了,我看了包公,那个喜欢啊,虽然现在包公的情节也忘了差不多了,而且事实证明,象我同学真正有眼光的喜欢的应该是公孙策,不过何版的展昭真的很经典的说,我还把他的名字写在小学一年级时发的交通手册上了呢.说到展昭,后来放了个七侠五义也很不错的说

想我老早,还很喜欢孙兴的说,就是看了家有仙妻,里面演个什么公子,又有了倚天屠龙里面的杨逍,真的很帅的,七侠五义看了后,觉得焦恩俊也不错,俞小凡那个难看,其他也没什么的说

想我老早,还很喜欢胡诚项的说,还把名字刻在我们家墙上,我小学二年级的记忆啊,他是谁?不是谁,我们学校的排球队队长,我人生觉醒的暗恋,现在也有他的照片的,人是不错,但是站在旁边的我,看上去真是太委琐了的说

想我老早,很喜欢看香帅传奇的说,这是我妹妹人生崛起的暗恋,但我没觉得怎样,还是乾隆好看,虽然完全已经没有印象的说

想我老早,我们家刚装有线电视的时候,赶上了秦始皇和阿房女,还有鹤笑九天,还有个尹天照演的个什么古装戏,虽然我不喜欢古装戏的说,但那时候刚装有线,天天不抱着看,难过

想我老早,虽然学习为重,电视看的不多,但说说还是满头头是道的,很喜欢张兆辉,魏俊杰演的方世玉和乾隆皇,好象马德钟也在里面的,感觉我们这喜欢的东西都是香港的二手货,真是可怜的大陆人啊.

想我老早还有点喜欢看的片子,但是大家都差不多还是不要说了,提个名字王维德,相信很多人不认识,虽然不能说我有多少了解他,但我还是属于满佩服他的,为TVB服务那么多年,以前差点坐上小生的位置了,除了脸上有片瘫,其实卖相什么都满好的,我也一直满关注的,可是现在已经注定只能演些个无关痛痒的角色了,人的机遇真的很重要,一样坐在TVB教室里的人明天就可能天上天下了啊.

最后再回到自然男人魅,因为初中有个很喜欢李克勤的"师傅",她还很喜欢小小罗的说,狂,我妈很喜欢林保怡,欧阳震华,还特地去看了他们,我姐姐比较喜欢陈豪,我喜欢的罗嘉良竟然没什么人推崇的说,现在也看不到他的TVB剧了,他的合拍剧坚决抵制,反正我们坐在电视机前的日子总是被港剧熏陶着.
新剧和台剧以前还好点,但新剧现在越来越没气候,最近有声音的就出过个<力克千年虫>,象以前<三面夏娃>,<缘定今生>都很好看的说,台剧还是一帘幽梦等为代表的琼姚戏有看头,还珠格格已经不能算了,从有了还珠格格和湖南卫视开始,我就超级鄙视不看电视的说.

以上です
[PR]

by hanabuk | 2006-02-03 21:36 | 情報文章

20030608と20060214

因为偶然的搜索,竟然看到自己很久以前的文章,有些说不出的莫名,感觉象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中,又或者说是以前的生活又一下子浮现出来,原来我也有的岁月,原来我曾经珍惜的东西,竟然因为人类的本能被我抛弃这么久,我该哭?该笑?哭自己遗失的美好,还是笑自己已抽身的糜烂——一切已经无从说起。

原来,我一直忘了个我们都知道的道理“时间是单向平行移动的”。

刚刚出来混这个圈子时,说早不早,至少还是20世纪末,鼓足勇气,一副自以为事的表情,在外面害怕地发抖,只敢和身边的人说说话,回来以后,却向身边人到处吹嘘,说的神乎奇神,连我自己都承认,比起事情的本质,也许这份炫耀才是最初把我留在圈子的原因吧,想自己更特别,是这样么?但事实上,别人并听不太懂我在说什么,这些经历顶多就是回忆里的几个酸草莓,并不能得到别人的共鸣,还被看作异类,最后只能封口不谈,这样的我,无论在外面怎样努力,在同龄人中怎样成熟,却还是被你们称作“小妹妹”。

“小妹妹,怎么那么小的啊,才几岁啊,要考试了吧”身边的其他姐姐总是这样说,真的把我当成小妹妹样来照顾,我想这样,因为看上去和大家混的都不错,我更不想这样,因为这并不是我要的。那时候的你,黄色长发,坐在里面,你是唯一和我没说过话的人,因为你不用说话,你只要坐在那,用烟指指方向,笑笑,或者向身边的人耳语几句,就有人说出你的心意,所以在我们这些小辈眼里,看到更多的是你和身边那几个的大笑,你的声音讲话几乎从来没有,是不是能和你说上一句话,就是我们无限的光荣呢。

也许你进入这个圈子早吧,早就有了固定的朋友,根本无须理会我们这些后来者,在你身边资格最老的是kiki,然后是奶妈,莫莫,敏,似乎就是这几个人吧,五个人,醒目得总是让人一眼就认出,虽然还有其他人围在你身边,但如果比作同心圆的话,他们则是最里面的一圈,而小心,紫林,死火等人则是坚实的第二圈,第三圈的人,恐怕就已经很难和你说上话了,那我呢,恐怕都没这个资格踏进这个同心圆。

大家一起有过最最最最快乐的01、02年,我至死恐怕都会记得这段最难忘,最守望相助的日子,有人发生什么意外,大家马上团结一致地解决,你甚至也到了被你妈妈逼着去相亲的地步,我至今仍记得你对我们肆意地大笑,你告诉你妈妈相亲标准时你妈妈的表情,我也相信,你真的是会和我们一起到永远的人,不会结婚,因为你说过非女人不嫁,尽管当时已经有人开始离开,但你在,kiki在,只要你仍在那,我就以为会是永远。

我一直在强迫自己成长,我希望能长成kiki那样的前辈,可以有一天,也用前辈的身份,站在后辈面前,但我希望的后辈却一直没有出现,出来的都是些比我们小的多,没心没肺的让人看不懂的孩子,似乎这不是个循环上升的世界,我不再可能和你走同一条路,而且kiki也告诉我,除非,我到另一个圈子去,否则,这个圈子恐怕不会有比你更“领导”的人,我尝试到其他圈子,似乎是在寻找有潜力的替代品,但最终只是自欺欺人,我又默默地走回来了,下决心让自己变的更成熟,成熟到能够让你注视到我,我在默默地努力成长,默默地看着圈子的分崩离析。

很难说是从谁,或者那里开始的,圈子里总有一股浮躁的不安,敏因为父母去了荷兰,看过她发回的照片,他们家在那开的餐馆似乎很不错,房子也是宅子级的,敏到了那就把头发剪的奇短,真成了那的“中国小子”一般,那么多年第一次回到父母身边,又是他国,她肯定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吧;做老师的奶妈,证越考越多,总是越来越忙;小心进了新的学校;紫林,死火等都开始工作了。还有些人到了外地,总之,以前的高中生都成了大学生,大学生又成了忙碌的OL,大家都走进了另一个天地,重新打造塑造着自己,摩擦总是越来越多,又哭又吵,有时自己也弄不明白,敏开始还试图调解这份混沦,到最后成了五色盘,谁也无心恋战了,敏找到了新的朋友,是个台湾女人,似乎还不错,敏说,她想在荷兰建立个新的和我们当初一样的圈子,重新回到过去。

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中,日子似乎又平静下来了,你成了真正的幕后人,连你的人几乎都不怎么出现了,kiki似乎成了新的领导。但性格始终决定一切,死火仗着自己在一堆乌合后辈中混的好,竟自封起地头王起来,一副前辈的不得了的样子,你还在幕后,我知道你在,你只是累了,看不动这一切了,kiki在乎的也只是玩玩乐乐,谁指挥都一样,她根本无所谓,很常一段时间,大家都不想去想过去的日子,各人只过各人的日子,懒的吵。

莫莫回来了,说她累了想回家,想重新回来“复读”,重新认识这个圈子,在外面走了圈后,她说她的男朋友没有一个超过三个月,做的一切只是在应付自己,只有自己知道,是离不开这个圈子了,kiki拥抱着她很久,哭了,很酷的kiki竟然会哭,是我第一次看到。

在看着这一切的人,除了我,还有别人么,kiki笑着对我说“你也终于可算老人了,见了那么多”是啊,能坚持这么久的真的所剩无己了,死火早已经变的我们都不认识了,除了我,还有谁在看着这一切么,有么,没有么,我不知道。

当我终于发现,我可以去找你的时候,原来这个世界早已经不是当初许诺给我的蓝图,太多乱来的小孩,手机,电脑,网络,媒体无所不能,看似我们的群体壮大了,其实却是在缩水,我喜欢的永远是因为街头的一个眼神而走到一起的大家,由于相同的眼神,而欢呼不已,雀跃得象地球两极的拥抱,那时,因为找朋友的艰难,所以能彼此珍惜,真心对待,是真正的真诚,那份热度,我至今也忘不了,看看现在,好吵好闹,你离开了,真好。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坚持下去的理由了,即使是这里,也不能给我激情,那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原来,我一直忘了个我们都知道的道理“时间是单向平行移动的”。当我庆幸自己终于有资格和你比肩的时候,我忘记提醒自己了,我的那个比肩的你,只是过去的你,我追赶的明天也只是你的昨天罢了。

现在的你最后一次露面时说“kiki,我要结婚了,反正也无所谓了”

这是你最后一次来到我们中间,还是一样的黄色长发抽着烟,kiki恩了一声,还嘲你“符合你条件的非男性老公找到了啊”你笑的苦涩“哪能啊”,kiki为你干杯,你是我们中最有资格的人,是不是你选择的这条路是我们大家以后都会走的呢,想必kiki也明白这个道理,既然我的明天是你的昨天,那么你的今天也将成为我们的明天,不是么。

时间一直都是单向平行移动的,所以即使我走到了终点,你也早已经离开,注定我追赶不上你,如果连你都走了,那我还在坚持什么呢,敏说我是喜欢变成了习惯,我更愿意说,是习惯变成了生活,因为习惯改变了,生活还能继续,但如果生活改变了,连生活都没有了,那还怎么生活呢,我已经离不开那个圈子,太久的习惯,让我无法爱上圈子以外的人,连替代品,都懒的去把玩,但即使在圈子里,我也象个行尸走肉,总是懒洋洋的,没有激情,和小的没话说,和同龄的说着说着就一副教训人的面孔。

原来,时间不仅是平行的,还是单向的,我不但没有和你比肩的资格,连回到过去和你在一个空间的资格都没有了,讽刺,太讽刺了,笑自己,妈的,我到底还在坚持什么,笑自己为什么还不离开,笑着笑着,我知道笑出了眼泪,却还不知道出口在哪里?是的,我离不开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出口在那里,你是我的入口,但你却没把出口留给我。

那天,最后的一天,你向kiki宣布了大事后,我拦下了你,你象以前的那些女人一样,摸摸我的头,笑笑“差不多了……”,我抱着你哭,象在用眼泪把这么多年的心意哭出来,我感受到你瘦弱的身体似乎也颤抖了下,那一刻,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明白我的心意的“为什么不能选择我”,我不会让自己问出这样的傻问题,看着这一切的,原来不是只有我而已,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看着的,你颤抖的蝴蝶骨告诉了我这一切,看着这一切的,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那天,最后的一天,你拿下胸口的翡翠给我,古老的东西了是一只普通的生肖老虎“我们注定是两个轨道上跑的老虎,即使认识,也只是偶然,不可能有交集的”,我怎么忘了呢,我们是整整相差12年,两个轨道,内外圈的老虎啊,即使因为彗星,把我们撞到了一起,那越过跑道的选手还是会被裁判罚出场,这就是最基本的规则啊。

原来比平行更可悲的是,同心圆轨道上的我们啊,即使做着最完美的圆周运动,能够从远到近,其实只是我们的眼睛的欺骗,我们是两只不同年轮上的老虎,但即使是这样,旋转木马不也仍在奔跑,仍在不停流着泪奔跑么,已经停不下来的,不仅只有旋转木马而已啊,可不可以让我也期待一次,等到2010年等到下个本命年,让我相信年轮也会有奇迹,夸父也能追到太阳。真的,到下个本命年,如果你注定还要回到这里,如果我注定还没离开这里,那让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两只轨道上的老虎也会在一起的,米米,我相信。
[PR]

by hanabuk | 2005-12-30 16:38 | 情報文章